日書隨筆

裸陽/艾西莫夫

  我覺得這本書最大的謎,首先是這個這麼進步的Solaria連個體外受精自動生成胚胎都還作不出來。(話說回來,就算做的出來,這件謀殺也一樣會發生就是了。)其次,這個星球的領導者大概都是白痴(唔,話說回來,很多領導者都。)


《裸陽》與其說是要偵破謀殺案,不如說是要表現出地球與外界的文化差異,以及本能的重要性。最有趣的莫過於伊利亞在小說中不時顯現出的自卑感,不真實的則莫過於在他發現外星人都不會辦案,所以找來了低等的地球人辦案時,沒有洋洋得意自大到姥姥家去。或許這說明了伊利亞這個主角還真是個好人來著的。陽光的象徵則不免俗的將我帶回柏拉圖的洞穴寓言,差別或許在於這個回到剛穴中的報訊者不會被抓起來私刑。
  全書大約都在討論地球與Solaria的文化差異。讀到一個人有一整座莊園時,有一種很奇妙的既視感在我腦袋裡作用著。印象中那也是一個很大的星球,有著很少的人類,有個傢伙因為太空船故障而闖了進去,在大宅子裡領略了此地的奇風異俗,最後因為某種原因所以非得要找到某人不可……大概是這樣的故事,但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到底是哪本書。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艾西莫夫的科幻小說。但是這一本給我的感覺卻微妙了起來。或許癥結點在於設定。首先艾西莫夫完全沒有處理到語言的問題(不過他要處理的問題已經很多了),其次,Solaria的問題感覺起來比較像是某種被推到極限的實驗。Solaria是某種烏托邦--而僅僅是為了給予鋼穴一個對照組而出現的。知識的銷毀也許簡易,但興趣卻不。Solaria的社會學家以為自己發明了一些早已存在的社會學理論雖然可笑,但那卻同樣指出了人類心智的運作,即便在不足的基礎上,也可以得到相去不遠的思考。因而,實際上貝萊所應該指出的,並非Solaria人的遠離群體,而在於他們的缺乏競爭。遠離群體在一個人人都習慣於如此的世界上並不會造成什麼傷害,但缺乏競爭就不同了。Solaria人之所以將步向衰敗,是因為他們的生活太過安逸,而不是因為他們活的長或者機器人製造相當精良。話說回來,Solaria人個個像是不用賺錢的樣子,這種情況下還有醫生跟工程師,我才訝異咧。
  換言之,我並不同意艾西莫夫所說的:

「人與人之間沒有互動,生命中的主要樂趣不存在,大多數智慧變得沒有價值,大多數人的生活也沒有意義了。互通視訊其實不能代替當面接觸,就連他們自己也察覺到觀看影像會造成一種疏離感。 」
「假使孤單還拖延不了索拉利進步的速度,那麼長壽也會造成這種結果。在地球,我們有源源不絕的年輕人投入社會,他們總是求新求變,因為生命短暫,他們來不及變得頑固優化。我認為壽命有一個最理想的範圈,要長得讓人能獲取真正的成就,又要短得維持後浪推前浪的速率。在索拉利,這種速率太低了。」

  推理的部份,單以詭計來看,還是艾老的一貫技倆:玩弄三大法則(是說,可以這樣玩了又玩、玩了又玩嗎大師!)在這一點上看來,艾老已經爐火純青到一種恐怖的地步。也才三項法則,怎麼就變出這麼多花樣來?他的書(尤其是《我,機器人》)真應該被列為高中必讀教材。不過話說回來,在《裸陽》這麼一大本書裡只用上了這個詭計,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單薄。這也是我不覺得它那麼推理的原因。
  最後,以個人立場來看,Solaria的生活真是太美妙了。只要稍微改一下不見真人的習俗,簡直就像天堂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