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比戰機更快的,唯有時光:捍衛戰士2《獨行俠》

在進戲院之前,儘管聽聞本片在爛番茄的新鮮度高達96%,但坦白說我仍是半信半疑。不說別的,《捍衛戰士》實在是經典過頭了。就算我不是進戲院看的那批影迷,僅僅是在家裡第四台看重播,都對它的魅力與完整度印象深刻,以至於很難相信它的續集能不狗尾續貂。

畢竟,一個不再年輕的飛行員,到底還有什麼樣的戲碼好上演呢?湯姆克魯斯即使保養的再好,他畢竟不再是36年前那個笑起來牙齒亮白的令人目眩的小夥子。電影到底要如何讓他合理地成為主角?

然而事實證明,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捍衛戰士2》沒有選擇讓湯姆克魯斯保持年輕男神的形象,而是選擇了讓他與影迷一同變老。儘管湯姆克魯斯(令人驚異地)還是上校,但他的同僚Iceman卻早已一路晉升至上將。這樣的設定,展示著Maverick本身徹底地屬於體制異類的事實。在《捍衛戰士》中,因為有了青春的加持,使得這樣的特質即使叛逆,看起來也總是惹人憐愛的。但若天性難改,那麼儘管戰功彪炳,隨著時間過去,Maverick難以融入體制的特質,終究使得他無限接近社會對失敗者的印象。那便是36年後仍是上校的Maverick所需面對的。

這讓我想到了Star Trek的Kirk,想到他輝煌卻堪稱失敗的上將生涯,與不管怎麼說當個Captain才打從心底開心的愉悅。可以說,比起Kirk,Maverick要有自知之明的多。儘管如此,他有比Kirk更加快樂嗎?或許並不。Maverick似乎避開了著名的「彼得原理」,持續地停留在他喜愛且擅長的職位上。然而在電影的前半部,卻會令人理解到為什麼儘管「彼得原理」已經眾所周知,但這項困境卻似乎未曾根除。它的存在,畢竟事出有因。於是,在《捍衛戰士》中與Maverick相互競爭、優等生代表的Iceman,在這部片中卻成了Maverick之所以能(相對地)隨心所欲的保護者。由競爭到莫逆,這是珍貴的友情,卻也是現實的無情。

或許這是為什麼《捍衛戰士2》那麼能打中人的原因吧。它描述的是另一種夢想。一種老驥伏櫪、寶刀未老的夢想。它也不諱言,想要達成這樣的夢想,背後所必須有的支撐。當年熱愛它的少年少女們,如今至少都已是中年人了。他們組織家庭、工作晉升,也許仍是從事著自己當年選擇的職業,但鮮少身在第一線。Maverick的生活,既像是美夢,也像是噩夢。就在這樣半夢半醒的夾縫之間,看Maverick如何在失去後盾的情況下,奮力以實力向世界震懾宣告他確然是天生的飛行員。看他如何實現中年人們想做,卻又難以達成的夢。

與此同時,《捍衛戰士2》同樣有著屬於他自身的課題。此回,身為教官的Maverick,面對的不僅是與他當年一樣桀驁不馴的菁英飛行員,還包括了難以處理的擬父子關係。Maverick的飛行技巧,比起學習,更接近某種本能。他要如何成為傳授經驗的老師?這是他的第一個課題。他的第二個課題,是好友Goose的遺子繼承父業(Rooster也真的是某種……傳承?),同樣成了優秀的飛行員,然而對Goose的歉疚與對其子的過度關愛,反倒使得兩人的關係漸行漸遠。重病的Iceman勸他,放下吧,放下吧,唯有放手,才能讓他緊緊握住你的手。

故事的最後,Maverick再次地達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帶給我們一個再真實不過的童話故事。一回首,才發現,比戰機更快的,唯有時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