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1-10

忙著忙著,不知不覺間拖過大半年了。前陣子開了今年最後一次理事會,發現第十二屆徵文也快到截止日了,想想,還是趁著歲末,盡快將當時我所想的東西提出來。雖然也不見得有人在看,但總是對自己的一點交代。

01.沉睡花美男偵探

年輕帥氣的男子家硯與女友晴萱,兩人有一個神祕的天賦,即能在共通的白日夢中,藉由演出夢中導演的戲劇,找出兇案的關鍵。在醒來後,家硯即據此理解兇案的關鍵,晴萱則擔任助手的角色。本篇故事裡總共有三個案子,分別是「致命喜宴」,講述大學同學美來婚宴上,其父因花生過敏致死的案件;「最後的頒獎典禮」,講述國際知名設計師Geoffroy Cheng回台頒獎,卻死在頒獎台上的故事;「偽裝」,描述家硯與晴萱和晴萱公司的同事及他的小三女友到香港旅行,卻在香港發現了正牌女友的屍體,而同事則被指為兇手的故事。

以一萬五千字的篇幅,要塞進三個故事,其實相當勉強。因此,作者在人物描述與劇情敘述上,都省儉了不少。讀起來,像是創作大綱,而非完成的作品。這一點我覺得相當可惜。作者或許是認為單篇故事的謎題不足以支撐起這個篇幅。若單以謎題來看,確實如此,且謎題本身也無甚翻新之處。然而,「小說」並非「謎題」,其精彩有趣之處,即在作者可透過各式引導手法,或令讀者如墮五里霧中,或將老梗以新包裝,令人嘖嘖稱奇。以徵文獎的篇幅而言,各篇謎題若能搭配上適當的「燻紅魚」,應能有不錯成績。


02.在洛杉磯不宜賞鯨

在台北結緣的戀愛,到了洛杉磯卻演變為糾葛的三角戀,最後更釀成一被殺一墜樓的兩命悲劇。事情是如何發生的?幕後的導演是誰?

小說主要的詭計是以信件來實行敘述性詭計。然而,以敘述性詭計的觀點而言,這個詭計不只停留在「對讀者」的層面,它實際上也對小說中的人物造成了影響。換言之,也可以說是「實際的」詭計。這種雙層的結構我蠻喜歡的。然而相當可惜的是,第二層詭計,也就是對小說人物的那一層,缺乏其他物證的支援,使得偵探的推斷,到末了容易被視為「各說各話」的羅生門,致使作者必須在故事的最後,回到源頭敘述事件發生的經過,以便令讀者確信偵探的推斷並非他自己的一廂情願。這一點非但讓詭計本身有功虧一簣之感,也削弱了整個故事的推理性,相當可惜。另一個優點,是加入多國背景的同時,也試圖將「多國」本身設計成偵探可以介入的空間,這個設計很棒。缺點部分,楔子隱去人稱的敘述方式,不僅令整體讀來帶有詭異的文藝腔,同時也略顯拖沓。故事本文的敘述較諸楔子與尾聲,要好的許多。此外,另有為了架構詭計而犧牲人物形象的問題存在。希望作者能繼續加油。


03.偵探的意義

少年偵探牧凌在大學畢業後開設了一家偵探事務所,儘管生意與口碑不錯,但卻一直沒接到心目中理想的詭異案件。某日,這樣的案件以詭異的預告信形式上門了。牧凌匆匆地趕到印度阿薩姆邦,果然該地發生了一起富豪被殺的命案。因命案現場不可思議的乾凈,且宅內的僕人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有人員出入,而形成了詭異的密室,當地人遂傳說是神靈「閻摩」所為。牧凌有辦法解開這個謎案嗎?

雖然嘈點不少,但以個人感覺來說,我算是蠻喜歡這篇作品。我覺得本篇相當成功地寫出了一個「案件」。將場景移至國外不算少見,但加入該國文化元素,同時以此破案的作品,相較之下就少得多。本篇在這一點上別出心裁,同時也運用得宜,是我相當喜歡的部分。然而,在人物塑造上,仍有很多可以加強的地方。舉例來說,「大學畢業」的「少年」偵探,在沒有特別說明年齡的情況下,顯然有些讓人難以接受。同樣的情況包括有些溢美的角色描述,也時常會讓我閱讀時「出戲」。
在詭計的部分,文化元素雖然深得我心,但障眼法的設計相較之下卻也略遜一籌,以致於在謎底揭開時,帶來的是「果然如此」而非「恍然大悟」,這個部分有些可惜。結局設計別出心裁,但我也期待作者能做出更多轉折(舉例來說,做出「沒看到」證言之證人,他們做出此一證言,是由於宗教觀念,又或本身有潛在的共犯慾望?若能深入挖掘,想來會更加精彩。
雖然現在講對今年的徵文來說,好像有點晚了,但我很希望本篇的作者能再接再厲,繼續創作。


04.惡意火
由於本篇入圍決選,我的看法已收錄於評審紀錄,在此不另贅述。


05.變態

時為2038年,闕警官是如同影集「Lie to Me」般,能從肢體表情中判讀出謊言與真實的警探。這次他遇上了連續凶殺案,受害者均為當時知名的作家。他要如何由層層迷霧中抽絲剝繭,找出兇手?

對我來說,這篇小說相當有趣,感覺起來作者想要將他對社會的意見以誇張戲謔的方式呈現出來,而載體剛好是推理小說。我覺得這樣的創作觀點很有意思,也是很值得經營的方向。只是很可惜地,作者的筆力仍不足以舉重若輕。於是在瀰漫全篇的諷刺之中,讀到的除戲謔外,更多的卻是怒氣。

同時,在呈現上,對於表面現象的書寫,要較深層原因多的多,舉例來說,小說中意有所指的影射人物,與其說是影射,不如說是明示;而作者顯然也知覺到此點,於是在小說的後半直截了當的將諷刺對象舉出。某種程度上,這也使得小說有落入個人牢騷的危險。然而若作者能意識到這個危險,從而以自嘲的態勢呈現,卻也有可能讓整篇小說得以飛昇。

除開諷刺性,本篇的謀殺方式相當具有巧思,但犯罪與偵查的細節並不完整。舉例而言,兇手為何要以聖經譬喻作為謀殺隱喻?小說中並未給予解釋。另須注意細節書寫上的一致,以及人物個性的區隔。前者如剛剛才寫過「頭部五官皆完好沒有傷痕」,接下來偵探就發現「在十把鍵盤的頭上找到了第十把鍵盤」;後者如闕警官的口吻與席林的口吻直讓人難以區別。凡此二者,皆為寫作上的致命傷。最後我想說的是,「被殺」和「已死」二詞,表現出來的意義仍然不盡相同。以此作為結尾,實是削弱了整篇的力道。話說回來,以個人而言,我很期待作者能在深入思考後,繼續以這樣的創作觀點來寫作更多小說。


06.三十八名學生之死亡

即將升高三的暑假,在學校的安排下的畢業旅行。在遊覽車上睡著的主角睡醒後,卻發現畢業旅行變了調--全班被關在一棟房屋中,同學們各個疑神疑鬼,四周還有超多監視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故事乍讀之下有《大逃殺》混合《告白》的味道,但整體來說韻味遠遠不及上述二作。其中,寫作的筆力是一大關鍵。背景設定的可信度過低、角色缺乏引介與形塑、敘事凌亂……。最後,主使者的動機與放出的線索,若非過於粗陋,就是令人感到難以置信,相當可惜。以目前的寫法,我覺得「攻擊升學體制」的意味要大於「講述故事」。我不反對小說攻擊社會(事實上,我覺得這是它基本的功用之一),但攻擊也有漂亮或紊亂之分。建議作者可將小說置於虛構世界,發展出合適的規則。這樣攻擊起來也比較會有著力點,而不是對著自己紮的稻草人亂砸一氣。


07.美麗的羈絆

以第一人稱的方式,主角描述他與宿敵的相遇,一連串的事件,讓他最後發現原來宿敵才是他最在乎的人。

故事算是流暢,但敘事與謎團的力道太過不足。這類依靠結局翻轉的作品,相當要求作者的筆力。作者是否能讓讀者對主角感同身受,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小說的精采程度。另外,本作在語言上,日式風味過於濃重,建議多思考是否按照這種風格繼續寫作。


08.索命槍

屏東高雄一帶接連出了幾起神秘命案:被害者是被槍殺的,但身上沒有任何的火藥殘餘。剛開始幾名被害者財大勢大有黑底,但後幾名被害者卻只是飆車小混混。被害者之間毫無關聯,讓警方傷透腦筋。而路過的農家青年,以及和他曾有過一段網戀的同村女孩,以及女孩的現任男友,又是如何捲入此事之中?

本篇不是推理小說,而是靈異小說。推理小說發展到現今,不乏以「物體」作為偵探/旁觀者/兇手的作品,所以這並不是我認為本篇不是推理小說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除小說中無理可推外,更在於懸疑線的不流暢。其他比較小的缺點,包括語言的使用。感覺作者很努力地想要呈現出台語字音,但卻無法掌握好其界限。是要用國語音擬台語,用本字,用羅馬字,或是要用白話字?交錯使用反而會帶來許多理解上的困難。另外,台灣警察很少有在稱「Sir」的,在文中卻頻頻出現,如同統稱,亦是違和之處。在結構部分,本篇採用了雙線結構,一條是農家青年-同村女孩-女孩男友的感情線,另一條是警方的偵查線。但整體來說,感情線並無什麼幫助,反倒模糊了焦點。


09.放學後的殺人魔

描述男學生與女學生相戀,女孩告知男孩他懷孕了。男孩因對女性根深蒂固的歧視,加上其癖好考量,決定施行一個完美的殺人計畫。然而,在計畫施行的前夜,意外卻發生了……

這篇我想和〈美麗的羈絆〉應該是同一個作者?寫作風格相當類似。在同作者的前提下,我覺得這篇寫得比〈美〉要好。懸疑感提升不少。然而,對主角的刻劃仍有筆力不夠之感,同時在細節部分的錯漏也較〈美〉更誇張。舉例來說,文中寫道「女人的身體到底是怎麼構造呢?怎麼吃飽後腰部還是一點肥肉都沒有?我打從心底覺得不可思議。」誰剛吃飽就會在腰部出現肥肉,我才打從心底覺得不可思議。又比如描寫主角在女體誘惑下,口嫌體正直地與之交媾,在描寫的詞句中出現了「身心合而為一」的句子。就這一點來說,我覺得作者要嘛沒有認真去思考角色的心理狀態,要嘛沒有去思考「身心合一」四個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若是「心」有合一,主角又何必鄙視女友?因此,所以最終的逆轉也就讓人覺得無力,有種為逆轉而逆轉的感覺,相當可惜。


10.推理公主刑警I 不幸自殺的受害者

講述「世界上赫赫有名,星野鐵男大財閥的親女兒」,年方二十三歲的年輕女刑警星野紀婷(別稱瑪格麗特公主陛下)隱瞞身分,與搭檔岸本警部(父親也是知名企業家)共同偵辦一件小資女墜樓案。最後靠著家裡的執事夏達才能破案的故事。

簡單來說,就是神戶大輔配上《推理要在晚餐後》的all star陣容。然而源於劣質的模仿,兩者並未發揮相乘的喜劇作用,而是各彈各的調。此外,本作的文字表現真是讓人不忍卒睹。錯字連篇不說、句子之間的組合方式也大有問題。此外,對於一些語彙的運用,建議也須審慎對待。舉例來說,中文裡沒有公主「陛下」的用法,就跟國王不會被叫「殿下」一樣。諸如此類的語言問題,希望作者能多加注意。


同場加映

  1.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11-20
  2.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21-30
  3.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31-40
  4. 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41-53

在〈第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作品心得 編號1-10〉中有 2 則留言

  1.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您好:
    我是第七篇和第九篇的作者。很感謝閣下對拙作的點評。
    在第七篇快要完結的時候,才注意到角色的刻劃比較模糊,推理線索不夠慎密,情節故事也不太吸引。可是錯漏的地方太多(想改也不知怎樣改),所以只好就此打著,硬著頭皮去寫一個牽強的結局。
    至於創作第九篇的時候,老實說並沒有仔細考量推理過程(本人對此相當抱歉),當時只想塑造一個極其嘔心變態的角色。(如果讀者看完本篇後,有種想將主角五馬分屍的衝動,那麼算是成功了一小半)此外,本人不得不承認自己對文字的觸角不夠銳利,才會出現如此明顯的錯誤。
    對於是否採用濃重日式風格,是不是因為居住環境有別,容易會讓人找到錯處,還是說參加台灣舉辦的徵文獎,最好以台灣讀者作為優先考慮?
    (題外話,這是小弟第一次投稿,當時只想得到一些評語。沒想到居然等了這麼久,不過還好最後等到了。)

  2.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你好,
    看到留言時我覺得又驚又喜。首先很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其次很感謝你和我分享創作的過程。
    日式風格的部分,我覺得除非是在日本有長期居留或研究,否則還是盡量避免為佳。就像你所說的,居住環境畢竟不同,民情上也有相當差異,錯誤其實在所難免,同時讀起來也多少會覺得很彆扭。但若你很喜歡這樣的書寫風格,我覺得還是可以嘗試繼續書寫,在長期的經營之下,將之轉化為自己的風格。以這兩篇來說,我覺得可以先在小說的開頭稍微介紹一下背景。若讀者在開始閱讀前已經知道背景設定在日本,那麼或許接受度會上升不少。
    以我個人而言,我不覺得因為徵文獎是台灣的徵文獎,就必須要寫以台灣為背景的作品,或是以台灣中文進行寫作。我覺得比起地點,更重要的是對故事的掌握度。而這個掌握度很多時候取決於作者對細節的了解。這個細節,指的不是作者必須要把所有的細節都寫出來,但最好有完整的背景設定,這樣在寫作的時候,就能去想像具體的行動/反應等等。舉例來說,像奇幻小說常常會有很詳細的背景設定,但故事裡並不會把所有的設定通通用出來,而是在適當的時候再去敘述。但無論作者是否於小說中有所描述,設定都已經在那裏了。
    希望我的回覆能回答到你的問題。也很希望日後能再讀到你的作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