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簡評《矮靈祭殺人事件》│陳嘉振

在看完《設計殺人》之後,我從書櫃上把《矮靈祭殺人事件》拿了下來,趁空檔時把它讀完。我曾聽過很多人對它各式各樣的意見,不能不說因此也抱著一定的好奇。不過俗話說得好,人是懶散的動物(忘了是我的哪位師執輩說過的話,但我覺得這真是至理名言)總之我就一路拖到了現在。

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作者的用心與堅持。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

 

故事以家族內的風暴作為主線,添以(當地、該族或該家族內的)傳說,是很典型的偵探小說架構。故事設計了兩個密室,以及一個身份謎題,誠如作者所說,喜歡此等風格的讀者應該會躍躍欲試吧?但可惜的是,料雖精彩,作者駕馭它們的功力卻顯然需要更上一層樓。以這樣的配料,炒作出來的菜色卻出乎意料的清淡,我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一點。

杜鵑窩人在本書的推薦序後說本書「相當於控球部份的說故事能力,也就相對地在衰退失控中。……也就是本書的故事演進讓讀者看的有點累,不容易聚焦於作品的情節內容。」這個說法我大致上同意,但卻不覺得讀的「有點累」,毋寧該說本書的故事其實有點太過單薄了。這個家族人口不少,應該可以搞得很複雜,但就我個人感覺卻恰恰相反。這些角色,他們除了自身的困擾外,似乎就沒有多餘的人際關係或愛憎情仇存在。往好處想,是作者很能掌握短時間內讓讀者認識角色的方式,但也因此,小說人物作為誘餌的可信度就大大的下降了。

其他還有一些我個人的感想,因為牽涉到謎底與結局等,所以先按下不表,有興趣的讀者請按「繼續閱讀」,在此,我想先將結論提出來。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用心。作者陳嘉振的第三部出版作品《設計殺人》獲選為第二屆皇冠島田獎的入圍作,未來想必會交出更讓人期待的作品吧。

 

在閱讀《矮靈祭》作品的時候,我首先對詭計的謎底產生了疑問。第一個是關於射劍進去的部份。因為那個縫隙非常小(書裡提到最大的縫隙約莫一公分)只有劍能射進去,劍柄是不行的。那麼,兇手要如何射這隻劍呢?首先他可能必須要先把劍架在隙縫上面(不然射不進去不就糗了),其次,這個「最大的縫隙」必須要剛好開在被害者可以被射到的位置。再來,兇手必須要找到另外一塊夠大的縫隙,讓他可以瞄準。

至於吸管詭計,我個人認為它是脫胎於(羅蘋的)麥稈詭計,不曉得正不正確?無論這個猜測對不對,我都覺得要給這個兇手鼓鼓掌,因為他實在是太辛苦了。我很難想像他要怎麼將「數十根吸管」套在一起。老實說十數根吸管,不,兩根我都覺得有困難了。我個人覺得,如果要那樣接,還不如一開始就下毒在米酒瓶裡。印象中原民的小米酒很多都是裝在用過的公賣局瓶子裡,無所謂密封的問題,這樣不是比較簡便嗎?但是當然,那個奇異的效果也就大大的減低了。

再來是關於人物的問題。之前有聽聞過對女角書寫的批評。但我認為這個問題不只女角,有許多角色在心境上都展現出不合理的轉折。包括了「誰是真兇」、「執行者與策劃者的接線」、「策劃者的自白」,乃至於「被害者不自然的心態」。首先,在真兇的轉折上,這個發展確實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林斯諺在本書的推薦序中引用了對昆恩《臉對臉》一作的評語,認為「若解答不讓你感到驚訝的話,你一定是偷看了結尾。」老實說,我是蠻驚訝的,但這個驚訝,與其說是因為翻轉而來,倒不如說「咦?怎麼會是你?」的詫異。

因為閱讀時序的關係,我是先讀了陳嘉振的後作《設計殺人》,有了「姜巧謹的前男友林御潔是《矮靈祭》的真兇」的預備知識,因而在閱讀《矮》的時候,雖然沒有刻意地去尋找,卻也頗為仔細的在看有可能是林御潔出現的蛛絲馬跡(我連很荒唐的其實苑醫師是整形過後的林這種想像都出現了),但最後林御潔跳出來的時候我還是感到非常非常的詫異。不只詫異於一個醫生會天真到去請求推理作家幫他設計殺人詭計而沒有制定任何反噬計畫,還在於這個推理作家腦包到跑去跟前女友示威。今天如果是巧謹甩了林先生,我也許還能夠理解這樣的行為,問題是整個反過來。不,其實即便是這樣,作者還是可以藉由描寫林御潔其實是不堪姜巧謹在交往時給他的精神壓力,因想報復,而藉此機會設計了這整個案子,這樣其實也還說得過去。但如現在小說裡這樣簡便的說法,實在很難讓人買帳。

又比如苑醫生的「反賽夏」,其實也可以有更好的發揮,例如寫說醫生其實不反對妹妹跟平地人交往,特別是他的新男友是自己欣賞的作家。然後林御潔再因覬覦苑家財產,跟三哥聯手企劃整件事,不是合理很多嗎?講到苑醫師,其實我覺得他的奪財也有點詭異。他是醫師,應該是這票人中最有錢的人吧。小說裡也沒交待他有財務問題,結果反倒是最無財務問題醫生的去殺有財務問題的大哥?我真不懂這邏輯啊。

再說大哥本身的形像塑造也有問題。若他真的那麼反漢人,應該是基本教義派式的全面反對,一點都不會想要「推廣」自己的文化,而應該是要將這些東西視為祕儀,不讓「外來人」得知本族的秘密。怎麼會一邊反對妹妹的交往,一邊跑去跟立委搞七撚三呢?同樣違反大哥「賽夏至上」的,還有苑醫生以「不綁芒草結可以讓大家避開此處」來說服大哥不綁芒草結的作法。諸如此類的內在衝突,使得我在閱讀本書時很難不將這些角色視為作者的棋子,而非一個「人物」。這是相當可惜的地方。本書最沒有此類衝突、最好的角色也許是苑小妹,但可惜那個天真無邪背後的糾結與陰狠未有多加描述,否則應該會相當精彩。

另外雖然使用了賽夏族這個獨特的祭典,但卻並未讓它在故事中有多少發揮,也讓我覺得十分可惜。一般說來,使用傳說大多有兩個作用,其一是純渲染氛圍,其二是傳說本身即為一可供偵探解謎的謎題。但《矮》一書,十分可惜的此二者都沒有達到。雖然可以看得出來嘉振在查找資料與寫作上的用心與企圖心,但在融合資料的方面仍然是有待加強。這部份還可以從作者的行文之中看出來:小說裡面甚至有把書裡的話幾近原封不動的搬到對話或行文中去。雖然在下面都有標明註腳,但我個人覺得這種形式對小說來說還是不太適合,這不是對其他作品的引文(例如角色隨口講一句詩、文、名言,或因故事的需求,例如解謎,而抄/摘錄其他書籍的某段話),而是故事進行中對原住民背景的說明。我唯一可以接受的引文是賽夏青年服務隊隊長的那一段,其他的部份,我認為作者必須要消化後重寫比較適當。

以上是我對這本小說的一些意見。儘管有上述這些我個人覺得的缺憾,但《矮靈祭》依舊不失為一部有趣而能引起討論的作品,從中也可見作者的潛力。期待作者日後秉持其創作理念,繼續寫出更多「相信臺灣,堅持本格」的推理小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