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憂鬱塔國/石田衣良

2018610372699b.jpg

  看書背的簡介覺得蠻吸引人的,打開來看,發現這與最近因台北地震而被挖出來的超高大樓計畫也有點小關係。背景是近未來的時代,由於戰爭的關係,開發出流感病毒「黃魔」,又因為替黃魔□強了變異的能力,而使得後代的人類苦不堪言,每每喪生於病毒之手。殘存的人類,有些仍生活在地面,有些流亡到地底,有些則住到「塔」裡去。


  「塔」是類似金字塔的建築,高約兩千公尺(真是太不了得了。)而居住分配與貧富比率亦是以「金字塔形」為分布。可以想見的,塔頂住的就是菁英階級,越往下的人數越多,也越加貧窮。簡直就是現實社會的具體化縮影。塔中的垂直流動率似乎頗低。菁英階層裡又分兩派:高度固定派與高度自由派,前者希望固守階級制,後者希望能有大幅的階級流動,不過兩邊手段的激烈程度完全沒差。
  看後記,作者說這是看到九一一後的創作。因而在書中,最令我覺得有趣的,不是「流感病毒」,也不是主角的跳躍,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普遍的將「界限」視為一個單純的障礙,能夠簡單的跳躍?從古至今,越過「界限」的人不在少數,但卻也不多。九一一的畫面對我的震撼度直比天安門大屠殺,只有在那個時候,才會覺得目瞪口呆這個成語不敷使用。它標示了什麼?標示了原來以為是安全的界限被打破了,標示了原以為不可侵犯的共識只是單方面的一相情願。
  是誰說的,當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時會變的兇猛無比。怪異的是,當我們以為自己已經沒什麼好失去了,因而發動全面毀滅戰爭之後,才又發現,其實仍然失去了許多。這筆帳又該怎麼掛?
  而在見識到慘酷的場面後,溫馨的結局毋寧說是必要的。總是必須相信明天會更好,無論事實是否如此。


On this d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