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貝多芬的頭髮/羅素˙馬丁

2019100081848b.jpg

  正巧今天坐的位置是靠近音樂繪畫區的。瞥見了這樣的書名,好奇心一起,也就拿來看看了。卻沒料到會是這樣的悲歡史。


  故事從一束貝多芬的頭髮開始。它被送到蘇富比拍賣上公開販售,而有兩個狂愛貝多芬的收藏家立誓要到手。這束頭髮穿越了兩百多年的時間,穿越了遼闊的中歐,到了寒冷的北歐,又輾轉的□越大西洋,到達彼岸的新大陸。這樣一趟旅程中,它先是與樂聖相伴,繼而在一個世代敬愛貝多芬的音樂家庭中被細心呵護著,復又因納粹迫害猶太人而隨著希勒家族流亡丹麥,在那裡靜靜的又等了一個世代,才在法國裔丹麥女孩的手中重新出現。而那束頭髮上甚至仍保留著貝多芬的DNA。
  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故事,而如此的故事總是讓人著迷。是一個宏大歷史的縱剖面,是一部細微的家族史(甚至於這兩位貝多芬迷還替希勒家還原了部分系譜),更是令人驚愕的時鐘--貝多芬,距離我們不過四五代的時間,然而卻已經久的像永恆。我該怎麼形容,當我發現那位剪下貝多芬頭髮的音樂家希勒,他的曾孫馬賽爾˙希樂瑞曾經演出「龍鳳配」、「啟示錄四騎士」、「虎膽妙算」、伍迪艾倫的「傻瓜入獄記」時的驚愕感受?
  讀它時,最好一首首的放著貝多芬的作品。宏大而瑰麗的音樂讓心跳為之起伏,拉遠拉近的寫作手法更添唏噓崇敬之感。
  我深深的沉浸在歐洲的藝術故事中。從曼圖王妃到貝多芬,以致於又拿起了另一本「米開朗基羅與教宗的天花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