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月光遊戲/有栖川有栖

m4eju.6vu4u3futj0.jpg

  有栖川有栖的另一個系列,江神二郎與有栖川有栖在台灣的初登場。據作者書後說,這也是他的處女長篇,幾經改寫之後才成為這副模樣。感覺他的作家之路在開始時是有些坎坷的,也難怪會有結尾那種懷才不遇的想法了。


  不過以我的感覺來說,《月光遊戲》算是蠻好看的小說。出場人物雖然龐雜,但並不會給人紊亂無章的感覺。反倒是會覺得「真有這麼多人出場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描寫的不錯,也替原本單純的遠足露營為什麼會延長時間作了合理的解釋。雖然在時間上來說,感覺還是有些短。不過背景不是暴風雨雪山莊,而是脾氣不好的火山,或許也沒辦法吧。
  偵探是江神二郎。套具有栖川的話,江神「好歹是個哲學系學生」,有展露一些專業技能。希望不是像火村一樣,除了一場和犯罪學有關的演講後就只看得到偵探的技能了啊。
  故事方面鋪陳的不錯,動機雖然讓我覺得稍嫌薄弱,但勉勉強強可以接受。書中有很多向推理迷開小玩笑的地方,像是色盲、死前留言、過去的恩怨情仇之類的,其實蠻有趣的。配上有栖川有時候有點酸的口吻,讀的算很輕鬆愉快。
  既然名為《月光遊戲》,那書中一定會有這兩個元素。「遊戲」明顯的是指謀殺遊戲,而「月光」則見諸散落於書中的討論。露娜對有栖川講的那些囈語讓我忍不住有一種科幻、漫畫誤闖本格推理的違和感,不過相當有趣。關於月亮正反面的隱喻,則讓人有「啊居然被你搶先說了」的微小不甘。最後書末兇手關於月光的說法我也蠻贊成的,畢竟還是得保有一些薛西佛斯的精神啊。
(以下有提及具體情節,未讀勿入)
  只是有個洞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第一次聽到有人已經把手指都砍下來了,卻連個戒指都拔不下來?還是說犯人想連那手指一起珍藏啊?


在〈月光遊戲/有栖川有栖〉中有 2 則留言

  1.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dear小云:
    這是我的榮幸;p
    從阿森那邊連到你的blog之後就想要偷偷去留言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