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童年末日/克拉克

2018730184318b.jpg

  曾經這名字讓我對這本書敬而遠之。怎麼想都是標示著一個令人懷念的殞落。然而這次還是帶回來了(對付想讀又有點懶的書,帶回老家這招一向很管用。),一讀之下,卻有些驚為天人的感覺。果然科幻大師不是叫假的。


  裡面有些似曾相識的觀念,但看起來卻無一些科幻小說的斧鑿痕跡。例如時光記憶的輪迴概念等等。而克拉克塑造出來的「主宰」也令人著迷,帶來的觀念突破了一般非善即惡的武斷。到了最終,善惡已經不再重要,雖然我很懷疑,那樣的結局真的是最好的嗎?
  克拉克沒有討論到結局的好壞論爭,但他用極巧妙的方式去避開了它。他讓人類先喪失了思辯的能力。
  書中人也許耽溺於舒適的生活,而忘了去追問這樣真的好嗎?可是讀者沒忘。隨著人們的生活過的越來越好,隱藏於讀者心中的疑問也就越來越大。沒有苦難的人生值得活嗎?但有苦難的人生就真的是真實嗎?失去了苦難,或許也就失去了創造力,但為了創造力,難道就必須像祭典一樣獻上某些人的哀傷?
  這些問題總是難解的。而我總是覺得,若是真的有造物主,那麼他一定也是帶著很多的疑問。或許他在他的族類裡根本是個異端,因為他留了這麼多無盡的謎團。
  讀科幻小說,總逃不了的是對神的追問,對自我的追問,對價值觀的追問。《銀河便車指南》裡,對所謂的「更高存有」的思考、《童年末日》裡,對「主宰」與其後的追索探求。
  「宇宙太大了。」
  「宇宙永遠不可能是你們地球人的。」
  那也是另一種思維,一種幾近完美的方程式。
  但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