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注視,而後助勢:守護者注視下/馬克˙貝姆

DSCN7588.jpg

  說也奇怪,這本小說倒讓我想到克莉絲蒂的《殺人不難》。


  從頭到尾,the eye(我蠻喜歡這種稱呼法的,將某種特質抽離而成為某人專屬的用詞,不曉得為什麼聽起來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的那隻眼睛就沒離開過這個煞星。而她百變的樣子也讓我重拾那種初看羅蘋易容的歡娛。忘了是在哪本小說上讀過,女人的髮型、服飾和化妝的改變可以讓熟人都認不出來。(相對於此的,則是到了現在,走在路上仍然會被小學同學一眼認出的我,嗯。)變身。變換一個身分,獲得新的人生。這樣的想法固然誘人,但又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因為成為另一個人,表示要捨棄前一個身分的一切。也因此,一個成功的變身者,往往是某種程度上的一無所有者。已經沒什麼好失去了。在看這本書時,似乎隱隱的可以在故事的底層看到這句話。
  the eye呢?他又是怎麼樣陷進去的?其實在看書的時候,我一直覺得the eye最終會超越了眼睛的境界,而漸漸的涉入她的生活,越陷越深。事實上,他也的確這樣做了。嗯。
  或許我們可以將the eye視為馴獸師,千面女郎視為獅子,而倒楣的男人們則是小白兔。the eye所做的,就是不干涉獅子的進食,並且替她稍微阻擋外面喧囂的保育動物人士。
  我想,他可能會說,你知道,獅子就是得吃小白兔。
  關於千面女郎的過去,the eye抽了空轉過眼光去看看,但他並沒有更加的深入。他知道某些事情,但更重要的是現在而不是過去或未來。她的過去成就了她的現在,而她的未來正是她的現在。
  這本書有點像是雲霄飛車。一坐上去,週遭只會化成一些你熟悉但無法細看的景物。唯一明顯的只有飛車,還有前面那兩個傢伙的後腦杓。
  突然聯想到《末路狂花》。儘管我很懷疑我到底有沒有看過(或是看完)這部電影。那種希望破滅與陰錯陽差的感覺讓人覺得無力,會突然相信起命運這回事。終究有人編劇,那麼說有人編織命運,也並不是那麼讓人難以相信的一回事。
  很難寫感想的一本書。而且不是我一向喜歡的結局類型。可是我還是蠻喜歡它的,而且正打算去找《迷情追緝令》來看。
  殺吧,寶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