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筆記

香氛筆記:猶大的禮讚│解放橘郡

知道解放橘郡(Etat Libre d’Orange)這個牌子,是在荷風代理它的時期。當時只覺得這名字實在太酷了,加上它的譯名也都相當炫麗,所以便放在了心上。這個牌子最酷炫的是它的座右銘:香水已死,香水萬歲(Le parfum est mort, vive le parfum)。從這裡不難看到它標榜的正是創新的精神。

也因為這樣,解放橘郡的香水其實相當挑人。加上價格不算便宜,因此儘管我算是喜歡這個牌子,也只收了它兩支大香和一支試香。其實不能說算熟。

台灣的解橘最早是荷風代理進來的。幾年之後結束代理,現在的代理商先亞則將牌子改為「橙色自由邦」。兩個譯名各有優缺點,但我自己還是比較習慣「解放橘郡」這個舊名,姑且先沿用之。

忘記了是什麼樣的機緣,讓我買到「猶大的禮讚」與「芬蘭湯姆」這兩支香水。這兩支其實都不是傳統的女香,可都是我三不五時就會拿出來回味的愛香。

解放橘郡的文案,很多都美得像詩。比如,「猶大的禮讚」是這個樣子的:他既不畏神也不懼人,為達目的,可以忍受付出的一切苦楚。小心謹慎,不厭其煩地編織著那誘人的陷阱,讓人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朋友、愛人,以及所有值得背叛的人。儘管狡猾、奸詐,但卻從不欺騙自我,而是誠實地去看待內心深處的真實慾望,如同路西法有著天使的面孔,以貪婪為每扇而徹底奉行,把詛咒當成讚美而永不嫌棄。在歷史上總有許多可被視為英雄的非凡叛徒。誰能在沒有該隱的情況下成為亞伯?沒有布魯特斯而成為凱薩?沒有奧古斯而成為泰納?沒有黛麗拉而成為是參孫?沒有羅慕勒斯而成為雷默斯?謹以此貢獻這世上所有忠於自我的猶大。

「猶大的禮讚」是否忠實地傳達了這樣的感覺見仁見智。我自己在穿這支的時候,想到的與其說是猶大,不如說是在上午的沙漠中,帶著彎月刀騎著駿馬,只露出一雙眼睛的白衣阿拉伯式的男子(想想,如果要說那個形象是阿拉伯的勞倫斯我也不會反對)。有些時候男子會消失,只留下居高臨下觀看時更為壯觀的沙丘。

這支對我來說,更像是沙漠的禮讚。穿上它的時候,總有種曠野獨行的感覺。

它的香調是松樹、嵩、皮革、月桂葉、廣藿香、麝香、茉莉、丁香、天竺葵、鼠尾草。一香到底,沒有前中後調。但我得說實話,這支香我實在難以分辨一個個個別的元素,它們彼此融合成了一個略帶中藥與鹽味的整體(不知為何也讓我聯想到烏梅)。

我非常喜歡這支香水。或許我也該慶幸的是,這支香水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成為猶大的意願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