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2.墜落,與某種疑似療癒的引誘

Photobucket
  儘管一直覺得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但它的確發生了。
  悲劇的形式往往都是隨處可見的,而往往肇因於一次的漫不經心。一個彈指間的功夫,逼近萬字的言書就這樣消失無蹤。我手上僅僅剩下一抹殘餘的影子。真真是電光石火。螢幕上的波紋方歿,震驚之下的麻木便又趨退了震驚。


  以一種莫名的樂觀相信一切都會好轉。也許只是電腦過熱,散散便好。但下場是兩回或者更多的光華行旅。那時一切仍像一場夢。唯有沉甸甸的書與電腦是真實的。而像是要彌補我一般,光華的舊書攤最近不乏好貨--還是該說,這是對我荷包的雙重懲罰呢?
  那些個夜晚無眠。翻來覆去的結果卻是將手伸向了維多利亞時期到二戰之間的推理小說。讓古老的宅院、幽默刻薄的話語以及堅定的邏輯信仰慢慢的引領到一個有光的所在。那個世界井然有序,而井然有序的世界在那些時刻比什麼都要來的溫柔。
  於是三個晚上之內我看了約莫七本。卻一直覺得不夠。哪。再多一點貴族家庭。再多一點那種可疑卻又可敬的氣味。即便小說中的一些物品一直礙著眼,提醒著什麼與什麼,但我可以忽略那些以便自喜。
  而後不無驚詫的領悟了療癒系的真諦。
  我喜歡吉本香蕉。喜歡小川洋子。但儘管如此,在讀她們時我總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清淡悲傷。像是一陣風吹過,不留任何痕跡,只在皮膚上劃下碎碎的冷,讓你忍不住找件外套披著。偶爾我疑惑著,這就是療癒系嗎?但也總未深究。
  直到前天下午再度送修的時候,回到研究室門前聽到學妹的笑聲,霎時間不想推門而退避到另一個空間,而聲音逐漸風化成細屑時我才明白麻醉過了而痛楚來了。那一短暫的時間內我想起前幾個夜晚那些溫和血腥的世界,於是忽然懂了那樣溫和血腥的世界實際上賦予我的不是智性的嬉戲,而毋寧是一種理想國似的過往。在那裡,世界並不完美,但總是趨向於完美。
  理想國也不過如此罷。
  而主機終於完好無缺的回來的今日,拆組著硬體而灌注著軟體,忙著忙著忽然覺得如此有如巫女。以硬碟與OS為牲禮,以各式各樣的驅動與軟體為禱,逐步的將熟悉的神靈迎回桌上的祭壇。
  瞬間恍若隔世。但看著bbs上的日期,嘿,世上方才三日有餘。於是荒謬感油然而生,這豈非浦島一干人等遊仙宮的反面續寫?世上方三日,山中已千年。這千年來日子卻也不悠閒,卻又所為何來?
  更有些近「鄉」情怯。例如開電子信箱。例如回到自己的部落格。這,到底是怕信多到滿出來,還是怕信沒有多到滿出來,一時間倒也難以分辨。倒是這樣想著想著,天將大白,而我似乎又將落入一種莫名的深淵(恰恰好呼應著昨晚那不知所以的亢奮)--因為缺乏我的療癒系小說,以及面對著燒餅油條與美而美的夾擊,卻一肚子想吃英式炒蛋配上清粥小菜的不合時宜。
PS請各位大德不要再跟我說要備份了。我知道。只是知道又怎麼樣呢?抓在手上的終究只是前一版稀薄的影子。倒是再說我就要抓狂砍人了。這一點都不療癒、一點都不理性,因而一點都不美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