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筆記

香氛筆記:紅玉銀柳│Armand Basi

Armand Basi In Red
調香師為Alberto Morillas

紅玉銀柳不是我的第一支香水,但在進入香坑快十年的現在,它依然是一支我非常喜歡,且覺得最有所謂「中國風」氣質的一支香水。

有點忘記一開始為什麼會看到這支香了。可能還是香版推的坑吧。當時它也算便宜,買來了很喜歡。翻閱當時的筆記,我寫著「剛打開的時候酒精味蠻重的,要等一陣子才不會那麼嗆。網路上前味是寫中國柑桔、清薑、佛手柑、荳蔻。我自己是覺得薑與的味道特別突出,衝第一個出來,接著是荳蔻&佛手柑,最後是柑桔的味道。我蠻喜歡這個前味的,如果可以維持久一點更好,尤其是薑的部份。中味是玫瑰、茉莉、紫羅蘭葉、山谷百合,這邊感覺比較普通,沒有什麼亮眼的表現,就還不錯聞這樣。 」現在我聞起來的感覺沒有什麼變,但整體來說,這支香的存在感比起之前剛買時要淡了不少。

它原本就走淡雅風格,再淡下去可怎麼是好啊。但我也明白,其實並不是它變得淡了,而是我的嗅覺習慣(或者說更喜歡)強烈的風格,於是它對我來說便日益失去了存在感。幸好,在炎熱夏季即將來臨的台灣,它一年還是可以出場個兩三次的。穿上這支柔美輕盈的香氛,有些時候連我也會失去戒心。

In Red的香精版

Armand Basi是西班牙的公司,和中國風原本應該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看它的形象圖也會這樣覺得)。但譯名與包裝實在太過相得益彰了,於是那樣一個印象便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香精版比香水版稍濃,但實話說相去不遠。這兩支的持香大概都三小時左右。

In Red是對香,它的男香叫In Blue,中文譯名是「藍寶雅竹」。光就譯名來說,紅玉真是好上幾倍不止。遺憾的是,於我而言它的香味也是如此。如果說剛拿到In Blue我還會試著去喜歡它的話,現在我就會誠實地一整個皺起眉頭說天啊拜託。對我纖細(?)的鼻腔來說藍寶雅竹實在是太濃郁了。有一種下意識想要排除掉的感覺。

Sensual Red

記得In Red剛上市時頗受歡迎,因此出現了一整個家族。查了一下,2003年In Red上市後,09年出現了Sensual Red「銀柳花開」。雖然在包裝或概念上似乎都承襲著In Red,但對我來說它根本就是另外一支香水。它把In Red尾韻的香草和果仁放大,再加上了水蜜桃、鳶尾、風信子等,我一聞就決定離它離得遠遠的。

不知道是否因為與我同感的人不少,2012年的Happy in Red、15年的In Red Blooming Bouquet都沒有再聽到引進的消息了。為了寫這篇文章再去查,才發現17年時出了慶祝版(In Red Celebration Edition),感覺是原版的加強版本。

Wild Forest
調香師為Nathalie Lorson

Armand Basi從紅玉銀柳之後出的香水, 儘管不乏評價優秀的(如同名男香)香水,但很遺憾的是我都不太喜歡。但因為有買過這個牌子,所以多多少少還是會關心一下。13年的Wild Forest「荒野森林」讓我對它又再次有了興趣。它的辛香木質調非常棒,雖然一開始有些濃郁,確實令人有一種恍若置身森林的感受。當初在聞過後,我就一直想要入手,只是始終沒遇到適合的價格。於是時至今日,我也只記得起來這是一支值得推薦給喜歡純粹木頭香氛的朋友的香水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