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魔島/史蒂芬˙金

Photobucket
皇冠出版社,2009年
  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史蒂芬˙金的長篇小說。他的長篇,對我來說是「很好看,但是很累」的東西,是那種讀的時候會被吸引,但讀完之後很想要砍掉其中一些頁面的小說。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覺得的。剛拿到《魔島》時,情況沒有任何改變。
  甚至到讀了前幾十頁,我依然這樣覺得。艾德格˙費曼的故事很恐怖,他這個人則很有趣,但故事呢


  故事要到艾德格˙費曼搬進「大粉紅」之後才開始。艾德格˙費曼在這本小說裡像是個指針,原本好好的,後來被砸壞,永遠只能指向最左邊,後來換個地方擺,指針倒轉,卻依然一樣永遠只能指向一邊--只是這回是最右邊。故事從那裡開始變得精彩,然後是更精彩,然後是緊繃,然後是完美的恐懼。借用小說中「激流」的比喻,《魔島》像一條附帶瀑布的平靜河川。起先你還要用力划船,到最後只能放棄般的順流而下、衝進瀑布。有趣的是,衝進瀑布這檔子事還挺享受的。
  《魔島》讓我想起的是〈猴子〉。娃娃。娃娃永遠很重要,而你永遠不知道哪個娃娃是好的、哪個是壞的。裡面關於超自然的描寫恰好是我喜歡的類型,那種恐怖的份量恰到好處。史蒂芬˙金對我來說是很微妙的作者,不管好壞,總是能很巧妙的戳到我各式各樣的臨界點。有朋友說他不覺得阿金師恐怖,的確說恐怖也是還好,但他寫的小說總是讓我在去上廁所的時候會想像力發作。那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恐怖--溫和而不刺激腸胃。有點像不太能吃辣的人的最佳辣度。
  在這裡一定要提一下的,我很享受閱讀艾德格作畫的那些章節。事實上我愛死那些畫了(雖然根本沒有看過)。但我覺得那些文字簡直活生生的在我的腦袋裡繪出了那些畫作。或許是描述畫作的文字,也或許是那種對於狂熱的描寫擊中了我,以致於到了後來開始解謎然後出發打怪時我還有點難過--我想看你畫畫啊先生!(爆)
  小云將《一袋白骨》與《魔島》做了比較。我得先承認其實我根本就忘記《一袋白骨》的劇情,得要翻翻那時的閱讀紀錄才能召喚出回憶。記憶回覆後,我想,我難以將它們擺在一起的原因,關鍵即在於氣氛。若說《一袋白骨》在我印象裡是恐懼與悲傷,那麼《魔島》就應該是遺憾了。
  追述性的口吻讓一切顯得遙遠。過去包商的生活、受傷後痛苦的復健,搬到杜馬島後展開的另一個天才素人畫家人生,以及隨之而來的超自然冒險。由於筆調,於是我在讀小說時從不擔心主角的安危,我擔心的是其他人,特別是懷爾曼。我很莫名的喜歡這個角色,或許是在於他「康復」後對自己曾擁有的天賦有些念念不忘。那種遺憾很逼真。相似的感覺瀰漫在小說的最後。
  《魔島》與《史蒂芬˙金的故事專賣機》大約是最近讀的史蒂芬˙金小說中我最喜歡的兩本。就像心戒說的一樣。《魔島》是十足的阿金師風格,但感覺又沒那麼史蒂芬˙金。但對這樣(老人化)的史蒂芬˙金,我卻要命的喜歡………這表示我也是老人嗎(爆)
  附帶一提,雖然《魔島》這個名字比較點題,但我還是喜歡原訂的《杜馬島》,那讓我有一種奇異的、風雨欲來的感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