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筆記

香氛筆記:Lana│聖塔瑪麗亞(SMN)

聖塔瑪麗亞的Lana是與蘇格蘭羊絨品牌Ballantyne合作的香水

除了之前買的潘海利根多羅西亞之外,那天我買的另一瓶香水,是聖塔瑪麗亞(Santa Maria Novella)的Lana。

一開始,我們只是隨意地走進去逛。義大利百年老牌的聖塔瑪麗亞,進駐台灣其實好一陣子了。之前在微風廣場曾看過它的櫃位,但當時的我更好奇Diptyque和Miller Harris,因此也只是晃過去隨便看看而已。

一直聽說聖塔瑪麗亞的噗噗莉(Pot-Pourri)相當不錯,因此抱持著好奇心,想說去試試看吧。沒想到在櫃上,最終抓住我們目光的是這瓶新出的Lana。噗噗莉雖然一如其名的可愛,相較之下還是多了份懷舊的感覺--事實上,幾乎所有聖塔瑪麗亞的香水都給我這樣的感覺:品質很好,優雅,聞的出來很有歷史。

不怎麼是我的風格。老實說。儘管我還是蠻喜歡她家的黃金麝香和奧玻納多(Opoponax)。

中世紀黑死病盛行時,「瘟疫醫生」會戴著鳥嘴面具出門行醫。鳥嘴面具裡會塞著驅散臭味(他們相信也驅散惡疫)的香材。面具的嘴巴那麼長,八成就是想塞多一點。可見屍臭的威力驚人。

聖塔瑪麗亞的歷史是出了名的悠久。創立於1612年的SMN,號稱歷史可追溯至1221年。據說一群來自西班牙的修道院修士,在SMN教堂裡調出了第一批的芳香產品--考慮到那是個黑死病盛行的年代,這些修士們調出的不知道是否即為瘟疫醫生鳥嘴面具裡讓嗅覺不受疫病侵襲的香包呢?老實說我很好奇,但聖塔瑪麗亞大概會完全無視這個問題吧(真的不考慮出一款「黑死病」嗎?我覺得會大賣耶,真的。)

不管修士製造的是香水香氛天然保健品還是香包,總之義大利的掌權者很愛(他們也很愛修道院釀出來的酒。老實說我也是),愛到給他們皇家標章。這家香水廠就這樣經營了一個又一個的百年,屹立不搖。

難怪香氣一出來都是讓人忍不住要正襟危坐的氛圍啊。但話說回來,這或許也要歸功於SMN聞起來「很純」吧。簡直可以聞得到裡面的原料重幾克的那種純法。我忍不住想著這間香水廠每天到底要多少花,這些花又是得從哪裡來。對我來說,世界上有那麼大量的花等著被做成香水,簡直不可思議。

Lana和它的夥伴們不太一樣。儘管它依舊是讓人感覺有些拘束的,但至少不是正襟危坐的。Lana感覺起來要隨意許多(但依然優雅地穿著某種羊毛織物)。它不躺著,但可以斜倚在某些具有清新健康特質的地方(比如說草地,咳)。然而那種輕鬆優雅的底下又藏著危險而銳利的什麼。

我一開始真的是有點搞不懂這支香。只覺得好聞,好神祕,繼續聞。結果弄得自己像是毒蟲一樣不停地往瓶蓋上湊。木頭、香根草的氣味首先浮上,但中間還有點粉粉甜甜,底下有點暗色皮革襯著,把它看似明朗易懂的氛圍給攏成了一汪清澈但難以見底的水塘。

你不懂這個看起來普通的水塘哪裡吸引你了。可你就站在它的邊上,看著蘆葦、盤旋著的雁子和遠方斜斜的太陽。

這是Lana給我的印象。

站在水塘邊許久,在壓線的那一刻我終於決定買下它。

到現在我其實還沒穿它出門。我很愛它的氣味,但老實說還想不太到要怎麼搭配。我想它大概有好一陣子會是陪睡香吧。畢竟講到羊毛衫,我或許還是喜歡樂團多過衣服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