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鬼氣森森、奇想天外:傀儡村事件|時晨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暴風雨殺人和比擬殺人的本格類型故事。《傀儡村事件》正是這樣一部投我所好,本格的不能再本格的作品。

《傀儡村事件》的故事,從一個決心浪跡天涯的男子,在深山裡遇到「鬼打牆」,莫名其妙地走進一個所有人都奇奇怪怪、鬼裡鬼氣的「弇山村」講起。名叫王有德的男子,發現村裡似乎擅長製作傀儡。接受村長好意,在此過夜的他,隔天早上起床時,卻發現整座村子人去樓空,只剩下背部寫著村人姓名的傀儡們。 王有德嚇得連滾帶爬的離開村莊,弇山村也從此成為網路上的熱門恐怖話題。

 

事隔多年,推理作家韓晉從偶然認識的雜誌編輯沈琴處聽說了此事。想給沈琴留下一個好印象的韓晉,自告奮勇地想要和她一起展開廢墟探險,於是加入了以「廢墟探險家」之名,在網路上爆紅的蔣超團隊。一行人遇到了同樣的鬼打牆危機不說,竟然還在村廟的地下室裡發現一具白骨。之後,隊伍裡開始有人神秘失蹤,再被發現時已成死狀詭秘的遺體。那陳屍的環境,甚至不是人力所能達的:有人以斷頭的方式陳屍在周圍沒有足跡的泥地中,有人被吊掛在太過高聳的樹枝上,還有人以被獻祭的姿態陳屍於廟裡的供桌上。看著相識幾日的同伴如此下場的韓晉,想起了他在入村前看到的古老石碑上面所雕刻的不祥字句……弇山村中,到底藏著什麼秘密呢?
 
在本格與古典推理似乎已經日漸不合時宜的今日,能看到這樣的作品無疑是個驚喜。儘管我對時晨前作的《鏡獄島事件》實在有些意見,但《傀儡村事件》卻無疑是更上一層樓的作品。無論是氣氛的營造、角色的互動乃至於詭計的設置,讀來都令人有大呼過癮之感。特別是詭計的部分,讀來實在令人聯想到島田莊司腦洞大開的美妙設置,讓我非常期待作者日後的更多作品。

(說起來,韓晉和陳爝之間的互動也非常令人聯想到石岡和御手洗。一邊看《傀儡村事件》中的兩人互動時,我忍不住一直覺得有種島田哪本小說裡石岡和御手洗鬧彆扭的既視感。說起來,《傀儡村事件》也可以看成韓晉(石岡)背著陳爝(御手洗)在外面追妹,陳爝(御手洗)已經覺得背後有陰謀了,又不爽一起去,躺在沙發上生氣氣。之後韓晉(石岡)果然遇到險境,打電話來拜託陳爝(御手洗)幫忙,傲嬌陳爝(御手洗)一邊覺得很麻煩一邊又不得不幫忙的故事啊啊啊啊!)

在後記裡,時晨提到他的創作動機,是「想嘗試將民俗和推理做一次融合。……每個文明都有其特有的民俗文化,而若想要將推理小說這一形式在地化,結合本地民俗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對此我真是不能再同意了。這類作品之所以好看,除了詭計本身外,更大的理由正是在於對各地風俗民情的挖掘。然而,時晨的挑戰或許也正是在此。相較於橫溝、京極或三津田等人將「民俗作為詭計」的樣態,《傀儡村》中的傀儡,更像是一種甜點上的裝飾品,整體來說,對氣氛的營造,勝過實質的價值--儘管我也很愛氣氛營造的部分,但如果能進一步地超越氣氛營造的用途,那就太好了。至於是哪些地方導致了這個結果?我有一些牽涉到爆雷討論的想法。有興趣的讀者請自行點選囉!

由於底下將開啟爆雷討論,因此我將結論寫在這裡:儘管《傀儡村事件》仍有些許令人揣懷疑問之處,但整體而言確然是一部令人相當滿足乃的本格推理作品。從《鏡獄島》到《傀儡村》,可以看到時晨認真對待本格推理,並且持續進化的努力姿態。那讓人不由得期待起他日後的作品。

以下討論將提及後續劇情。

我第一個想討論的,是出現在村落前的石碑。在我看來,這塊石碑無法和後面的死者們達成一個融洽的「比擬殺人」連結,十分可惜。石碑在描寫王有德闖入村落時就出場了,但當時的登場角色王有德並未仔細查看,因此讀者要到後面韓晉和教授一起查看石碑時,才第一次得知碑文的內容。在此,時晨錯失了前面可以用石碑內容來營造恐怖傳說的機會,以至於後面的那些模擬殺人,儘管和石碑的內容有所呼應,但到底「為何呼應」,卻讓人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是入村就會被殺嗎?還是觸犯了什麼禁忌所以被殺?這個地方的障眼法沒有做好的話,讀者很快便會從一頭霧水到「這些人一定是有其他理由所以被殺」。教授的失蹤(與推定死亡)也可能讓讀者更快地抽離出「眾人被詛咒」的情境,改從理性去推斷原因。另外關於石碑,我的其他困惑是它到底是多久以前立的?是老村長李富安為了欺騙王有德所設置的道具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長於考古的教授為什麼沒有看出來?就算當天風大雨強,但他們在村落裡也是有調查的時刻。此外,如果是李富安為了欺騙王有德而設置的道具,那麼這份道具就完全沒有派上用場,因為李富安只安排了「全村消失」來欺騙王有德。如果不是李富安設置的,而是自古有之的,那麼就一定會有與之相關的傳聞(至少附近村落的居民不會沒有聽過),事後也必然要有針對「為什麼要在村前立這種不祥碑文」的解釋。在這個地方,故事於是產生了縫隙。

第二個縫隙,出現在談論到風水與八卦圖的部分。小說裡提及此點時,曾讓我興奮的戰慄不已。然而到最後卻有些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儘管有給了些暗示,但整體來說,小說讀起來的感覺,像是在一半的時候就決定去掉這個會讓故事更為複雜的元素。同樣的狀況也出現在「傀儡」這個元素上。儘管談了很多傀儡的起源、用作巫術與娛樂的歷史,但那和弇山村之間有什麼關係呢?更進一步的,弇山村製作傀儡的傳統,是如何逃過戰亂與文革的摧殘呢?這裡於是出現了第三個縫隙。

第四個縫隙,對我來說是韓晉提出他「飛行氫氣球」理論的那個剎那。姑且不論韓晉自己都說必須要準確測試才能成功了,也不談山村野地哪裡來的「飛行氫氣球」,還有那個吊籃要哪裡來,光是他們待在村子期間的惡劣風雨,就讓人難以想像這個計畫可以成真。那瞬間我真是可以體會到陳爝如果聽到這個假設時的心情,無語問蒼天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