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超英羅曼史:Enemies & Allies│Kevin J. Anderson

這本《敵與友》根本就是超蝙羅曼史

首先我得承認,一開始讀本書,我就抱持著不純的動機。在開始讀之前,我已經先看過了版友的劇透(#1AqWR4cV, BB-Love, ptt),知道這是個萌片,才速速下手的。而或許是有了《無人之地》(No Man’s Land,簡稱NML)的經驗,EA這本我看得很順,再加上我確定這本大超跟老爺都有上場,不像NML最後只出現光頭Luthor,所以就看的更開心了。

EA的設定是冷戰年代,大約1950年前後,蝙蝠俠和超人都剛出道。這一邊,阿蝙在高譚被視為罪犯,戰友James Gordon還沒出現;那一邊,超人在大都會初試啼聲的事件則是舉起一艘快沉沒的船隻。看著這個日後可以擋飛彈摔(假)飛碟的傢伙在心裡懷疑自己有沒有辦法舉起一艘破船,老實說蠻有趣的,有種很純樸的感覺。

故事的一開始,是蝙蝠俠中了高譚警方的暗算,帶出了一般人認為蝙蝠俠也是罪犯的一個立場。接著就是經典的「黑暗騎士遇見鋼鐵之子」的初遇情節啦。這竟然是記者Clark Kent訪問富豪Bruce Wayne。我說,這梗超同人的啊。而在Wayne宅裡小心翼翼、交代Jimmy不要碰壞任何東西的CK簡直跟同人如出一轍:「別打破任何東西啊,吉米。」克拉克站在鋪設著迷人摩洛哥地毯的房間正中間,和所有古董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Don’t break anything, Jimmy” Clark stood in the middle of the room on a lovely Moroccan carpet, as if keeping a safe distance from all the antiques.)之後Alfred進來送飲料時的說法也很有趣:「如您們所要求的,先生們,奧爾森先生的葡萄汽水,與肯特先生的不用了。」(As requested, sirs, a Nehi grape soda for Mr. Olsen, and nothing for Mr. Kent.)

《敵與友》中兩人的初見,是記者肯特訪問富豪韋恩。

少爺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有表達一些不太蝙蝠的蝙蝠傾向--他告訴CK說他曾經查過他的底,讓CK說了「我以為才是那個負責報導的」(I thought I was doing the story.)同時他也半真半假地顯示出他對James Bond的愛好。好吧我得承認,其實只要是他們倆交談的篇幅,每句我都覺得火花四溢,真想一個個反白標起來啊!(夠了你)總之兩人從談論超人開始。Bruce顯示出他的實用科學主義,堅持超人所有的能力都可以依靠著科技達成。有趣的是,超人這邊,從認識蝙蝠俠開始,他就忍不住幻想阿蝙或許跟他一樣也是外星人。從這兩個對照,不難發現他們都是從自身的例子出發,去想像另外一個超級英雄的真面目。

BW在這次專訪結束之後很挑剛的拉著CK照了相,還把它裱起來放在辦公室裡--雖然該牆面上掛滿了合照啊感謝狀之類的東西,但對迷妹濾鏡來說,有什麼比這還能顯示兩人間的不單純呢(爆)。

不同於一些同人作品中所展現出來的,在這本小說裡,Bruce Wayne實際上不那麼「反蝙蝠俠」,而超人一開始對蝙蝠俠這樣的法外之人也無甚好感,特別是他們挑了同一天要去找Luthor,結果超人發現蝙蝠俠先一步潛入,就直接把他當賊了。說到這個誤會的橋段,除了老梗外,其實我更想說的是--你看看你們這麼心有靈犀!挑同一天去找上Luthor啊!難怪光頭怒了,那是他家又不是HOTEL

實EA這本小說比較多著墨在超人甚至是Lois的身上,對Bruce的描寫我覺得沒有很深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作者之前寫了Kal生父Jor的故事,所以對超人比較有感情。總之在超人線的部份,共有CK、Lois、Luthor這三條敘事線,而Bruce的故事線主要則圍繞在「解決Luthor挖他公司牆角」的問題,整個劇情來說是比較偏向超人一方的。所以有些時候要連看好幾章超人才看得到一章蝙蝠俠,有段時間我為這個感到有點鬱悶(顯示為偏心)。其實看CK也就算了,Lois的部份我實在有點沒興趣…..。

兩人的第二次會面,就是在Luthor湖畔大宅的約會,咳,我是說誤會。Batman潛入Luthor大宅,要找董事會被收買的證據,順帶摸走了目前還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的氪石。其實一切到拿氪石之前都挺順利的,沒想到阿蝙像童話裡的小姑娘,摘了那朵不該摘的花,驚動了野獸,呃,我是說Luthor的保全。當然Batman不會像小姑娘一樣瑟縮在牆角,他摸了出來,不幸撞到正要去找Luthor聊聊的superman。超人當時還是個死守法律的性子,發現蝙蝠俠擅闖盧宅,就決定他是小毛賊一流人物,但又因為這個性而不願意把蝙蝠俠交給Luthor,而是要帶他投案,刷拉一聲就把人擄跑了。氣得Luthor指控他倆是一夥的。另一方面,蝙蝠俠則善用他的體技,讓鋼鐵之子都忍不住感嘆這傢伙是怎麼有辦法跑的這麼快,最後又在不知不覺間成了第一個用氪石讓超人吃到苦頭的人,然後就優遊自在的跑掉了。

其實超蝙兩人超愛妖精打架的。

這梗真是超言情的(大笑)。而且他們的誤會還沒完。超人依舊覺得阿蝙是罪犯,而阿蝙則認為超人可能是Luthor的打手。中間有少爺在證據找齊之後清理門戶的場面,從扮豬到吃老虎,整段真的是帥氣非常啊。不過也從此揭露Bruce Wayne是隻老虎的事實,花花公子的面具算是破一半了,變成某種青年實業家。之後,少爺在Lois Lane的專訪裡更是顯得精明非常,跟之前CK採訪時那種閃爍游移,頗有判若兩人的感覺。

所謂事不過三,過三了就肯定有事(咦)。超人和蝙蝠俠下次不約而同地闖空門的地方,是內華達沙漠裡傳說中有外星人飛碟降落的51區。我說,兩位的默契也好過頭了吧,連闖空門都可以一直挑到同一天你們真的沒有先約好嗎?world’s finest的孽緣就是這樣開始的(全錯)。這裡很萌的是超人因為上次吃了氪石的虧,所以一見面就用x-ray掃描蝙蝠俠……嗯嗯嗯嗯嗯(猛點頭)(喂喂)。這邊阿蝙出場也很帥,瞞過了外星人的聽覺,像個黑影從他身後竄出開口。而當警鈴響起時,超人打算帶著蝙蝠俠飛出去,卻發現「蝙蝠俠已經無聲地消失了,那魅影般的形象就只是不見了。」(Batman has vanished without a sound. The shadowy figure was simply gone.)喔我真喜歡這種鬼魅的描寫。

接著,Luthor勾結俄國KGB頭子意圖發動緊急事態來獲利--由KGB這邊找兩個愛國心強烈的將軍,偽造命令,對美國發射飛彈,再由Luthor這邊啟動裝置消滅飛彈、升高冷戰恐懼氣氛--的計畫,因為超人橫空出世,攔截飛彈而告失敗。Luthor氣得跳腳,超人也是,他慢悠悠地晃過俄國,本來想要警告俄國不要再輕舉妄動,卻在經過西伯利亞的時候看到用鉛罩起來的、神秘的軍事設施,因為怕裡面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而掀開蓋子的超人這會兒變成被好奇心殺死的貓,那裡面原來是一大塊氪石。神勇的超人頓時委靡的像塊破布。Bruce這時候則正接受Lois的專訪,而Alfred打斷了他們,帶來了這個消息,於是兩人懷著不同的心思就匆匆地散會了。接著Batman開著飛機去西伯利亞救超人。Lois則本著「這和Luthor一定有關」的記者直覺,偷渡到Luthor的小島上去。

其實在這本裡的Lois很勇敢也蠻可愛的,並不是等著被保護的角色。但我還是沒辦法覺得他愛上超人的情節很合理。說真的,超人和Lois在小說裡也沒說過幾次話,真的很像是崇拜延伸而來的感情。另一方面,CK煞到Lois的情節就要合理多了。但是當然啦,在迷妹濾鏡下,只有蝙蝠俠跟超人互相煞到才是我認可的戀愛情節(住口)。

在一次次的衝突裡兩人終於化敵為友,最後成了「世界最佳拍檔」(最近官方已經進化到「宇宙最佳拍檔」了。儼然征服已經宇宙)

在本書中,我覺得最萌的段落,就是蝙蝠俠跑去救超人,然後兩人一起到超人的孤獨堡壘的幾個章節。隨便的對話都吐嘈得很有愛啊!像是超人問蝙蝠俠要怎麼離開西伯利亞時兩人的對話:

“How much further?” Superman sounded a little stronger, “We aren’t going to… walk home?”
「還有多遠?」超人聽起來稍微有力了些,「我們不會得要……走路回家吧?」
“Leave it to me. I have it all planned.”
「那是我的事。我都計畫好了。」
“You……said that before.”
「你……之前也那樣說。」
“I meant it”
「我認真的。」

還有兩人碰到追兵的時候:

S: “I’ll try to walk”
超人:「我會試著走路。」
B: “Right now we need to run.”
蝙蝠俠:「現在我們得用跑的。」

吐嘈大好(心)後面少爺載著虛弱大超騎摩托車回到飛機上也好萌!飛到堡壘兩人聊天談心也好萌!真是不枉費我看了那麼多光頭跟Lois啊(什麼跟什麼)。總之故事結束時,蝙蝠俠承認這世界上有外星人,而這外星人是好傢伙來著。而超人則承認有些時候不是只有法律,法律之外還有灰色地帶。最後一章描寫超人到高譚找巡邏中的蝙蝠俠聊天的場景,雖然也是老梗了但依舊激萌。互揭瘡疤身份的結尾很不錯,討論到幫手(sidekick)的部份蠻幽默的,最後兩人某種程度上同意攜手相伴一生打擊犯罪。這章雖然說是最終章,但其實也像是下一集的開頭啊我要敲碗!敲碗!成立JLA!(不要吵)

喔對了,雖然他們已經不再互相仇視對方,但阿蝙的婊人王技能還是要點滿一下的。在西伯利亞的追逐結束後,因為勞改營的窩裡反,巨大的氪石被核子反應爐的爆炸給消滅了,所以世界上唯一的氪石就在蝙蝠俠的手中。身為DC的婊人王,Bruce當然是默默的把它收下來了,一秒鐘要還給CK或消滅掉它的念頭都沒有。真是好樣的。而在孤獨堡壘時,Bruce對該礦石來源的推測,不僅顯現了他的推理能力跟收集資訊的功力,也同時會讓粉絲聯想到else world的故事〈紅色之子〉--超人早了一點(或者晚了一點),所以掉到美國,而氪石差了那麼一點,掉到了俄國。萬一兩者抵達的時間對調呢?超人會有什麼不同?想想,超人的「身份問題」其實一直都蠻敏感的。最近讀的超人故事裡,覺得這個角色的深度主要可以分為「即使他有這些能力,也無法拯救全世界」,以及由此所產生的無力與深沈,以及「身為異類而活在人群之中」他似乎不得不為身份掙扎或宣示些什麼。

超人的口號是「真理、正義,以及美國價值」(truth, justice and the American way),前兩者看來帶有童子軍(Boy Scouts)色彩,連帶地讓後者也罩上一種同質感,但那個”American way”除了可以視為是全然的依賴外,或許也可視為一種時時的自我提醒--當個美國人。這種時刻,我忍不住覺得超人這個角色非常值得玩味--特別是若將他視為美國移民來討論的話。這方面要再繼續講下去的話可能還得蒐集更多資料。先打住好了。

DC真的曾有個反派叫「合體超人」(Composite Superman)

總之,這本不愧是被稱為比同人還同人的官方小說。是說DC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讓他們出櫃啊。之前看了本斜線漫,發現他們倆的合體已經不限於機器人了,現在連本人都出現合體劇情了啊!!!一半超人一半蝙蝠俠這是哪招(笑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