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筆記

夢想的道路:王者天下│佐藤信介

感謝傳影互動,讓我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這部暢銷漫畫改編的真人電影。

認真嗑但當時怎麼就是看不懂的《戰國史》。

小時候曾有一段時間頗為著迷於戰國史。那時,曾經迷到去找楊寬的《戰國史》來看。不過年紀畢竟太小了,整個是有看沒懂。後來一頭栽進青少年的其他領域(比如說,追尋人生的意義啊什麼的)也就撂開了手,很久沒有再去想這個遙遠的、越來越陌生的時代。

直到今天看了《王者天下》。當年那股對春秋戰國的好奇,隨著穿插著史實的虛構故事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電影版《王者天下》的故事相當簡單:情愈兄弟的戰爭孤兒信和漂,和彼此約定要擺脫奴隸的身分,成為威風八面的將軍。一日,秦國昌文君路過,看到兩人練劍,驚為天人。然而他只帶走了漂。留下信在鄉下,繼續為夢想中的未來奮鬥。

某日,漂滿身是血的回到了信所在的農村柴房。原來漂捲入了秦宮的宮廷鬥爭:秦王嬴政的弟弟成蟜叛變自立。瀕死的漂要信代替他保護嬴政。接著,就是嬴政復仇取回王位的旅程。

這段已成歷史的故事,結局早已廣為人知:嬴政最終成了始皇帝,開啟了中原專制王朝。因此看《王者天下》的樂趣,並不在於故事的結局,而在於故事的過程,以及角色彼此之間的互動。《王者天下》在這方面儘管不能說做到了最好,但絕對是娛樂性十足的大片--至少,就信和漂、信和嬴政之間的關係來說,我就可以配三碗白飯了!!!

找不到信和漂單獨的劇照,只好找信(中間)和嬴政(右邊)的合照了。右邊河了貂的神祕生物外套(?)超級可愛。

信和漂的關係,以嬴政的話來說,是「超越了兄弟之間的感情」。這句話實在是點的非常精彩,要直著讀還是彎著讀都完全沒問題。在這方面我覺得演信的山崎賢人和分飾兩角的吉澤亮兩人的演技都相當優秀。山崎賢人完全演活了信作為典型日本動漫熱血白癡主角真人化之後的樣貌,而吉澤亮也在漂的純樸(?)與嬴政的霸氣(?)之間秀出了相當優秀的對比。於是整部真人版《王者天下》在我看起來,完完全全可以發展出另外一個裡故事,關於信和漂的竹馬之愛、漂和政的乞丐王子,以及最後漂將信和政託孤給對方的,呃,「你願意嫁我老公嗎?」的愛情故事。

於是整部片我都腦補的非常開心。

河了貂的奇怪生物造型超級可愛。我甚至都覺得他最好一直戴著。

信和嬴政逃亡的時候遇到的山林少女河了貂,出場時是套著一身像是大型貓頭鷹的裝束。我得說那套衣服真的是可愛死了。雖然裡面的橋本環奈也很可愛,但我有些時候還蠻希望他就一直套著這整件走來走去就好(等等)。

另一個讓我激賞的角色是王騎。這個角色被演繹的相當有趣:他是傳奇性的大將軍,英武過人,雄性賀爾蒙爆表,簡直就是護家盟心中對於「男人」定義的典範。

但當你看著他動起來與說話的時候,很難不感受到在那陽剛造型底下潛藏的一絲嫵媚。這樣的反差讓我覺得這本來應該無趣的角色變的有意思了起來。

以及我特別欣賞他刮得很乾淨的腋下。幹的好啊,大將軍。


但《王者天下》並非沒有缺點。首先就是嬴政的反攻計策實在是太爛了。他是秦王,知道秦宮的地道,他弟弟就不知道?就算當時不知道,稱王的時候也肯定摸清楚了。竟然還妄想著靠地道入侵。

要不是靠著歷史之壁,配了開外掛打不死的山之民,根本應該早早被滅團。

再來是我對這部片最感冒的一點,就是故事內蘊的「統一史觀」。由於作者原泰久選擇了李信這個秦國大將作為敘事的主角,故事講述的又是他如何成為大將的歷程,因此這個史觀可說理所當然。我沒有要責怪這件事的意思,但我確實感到了自己正在產生一種和這種史觀越發格格不入的品味。

第一次感受到這個違和感,是在嬴政想要說服山之民協助他的時候。山之王說,你們秦國人背信忘義,為什麼現在我要相信你?嬴政說,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標,希望民族融合。

EXCUSE ME?????????????

我完全不懂為什麼山之民要民族融合。啊你們自己過的不是挺好的?面對有殺祖之仇又晚了四百年才來道歉的秦國,不殺他就算很好了吧為什麼要幫忙復國???????為什麼要支持他把六國都打下來變成天下共主?????????天下共主從來就只想做一件事情叫做以我為尊好嗎!!!!!!!!!!這個比仁義還要愚蠢的理由我真的是聽不下去,忍不住覺得認同這一點的山之民簡直就是智障。融合個鬼喔。秦國人在看到河了貂的時候瘋狂地嘲笑他的服裝,一直覺得山之民是未開化民族,直到看到人家雄偉的宮殿才覺得喔好像不是那麼回事。融合之前這些人有想過尊重兩個字怎麼寫嗎!連尊重都欠奉,還有過翻臉黑歷史的國家,山之王還很乾脆的出手幫忙,這我大概也只能歸因於這是販售愛與和平,希望與夢想的少年漫畫了。

第二個違和點是在王騎問嬴政他的目標是什麼,以決定是否要支持他的時候。王騎在此很明顯就是個戰爭狂,跟另一個戰爭狂嬴政一拍即合簡直是不能再預料之中了,我對這個橋段沒有意見。但我真的是要說嬴政的那個統一動機讓我白眼翻到幾百里外。要終結戰國亂世很好,但「只有統一可以辦到這一點」完全是個智障想法。從他大大統一七國後五十年不到天下又開始大亂可以推而得知,這種「統一消滅戰亂」的講法說是一相情願都算是客氣了。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日本人吃這套。除了長久以來中華文化的論述中就不乏吹捧大一統與定於一尊思想的傳統外,日本近代國家的成立經驗,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也讓他們習慣於認同這樣的傳統論述。畢竟,日本的戰國時期終結於幕府成立,而這個一統確然是結束了日本人殺日本人的內戰,進而轉變為近現代民族國家的重要時期,而不是長達兩千年專制王朝的誕生。

想到這裡,我突然想到如果是熱愛重述獨立戰爭的美國,看待這段歷史的觀點與視角,或許會有很大的不同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