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閱讀短評:四十度的夏天│北比

我很喜歡這篇小說。喜歡的原因,首先是題材。〈四十度的夏天〉寫「我」的父親因車禍意外骨折了,以貨車司機為業的父親因而必須休息好幾個月無法工作。此時,勞保黃牛秋香找了上來,說她能替父親請到保險理賠--三萬,或者假裝殘障的話,兩百萬。怎麼裝殘障?骨折的手從折到變成折斷。故事從這裡唰啦一聲,從社會觀察躍升成了黑色喜劇。看到後半,恍然發現,四十度指的不是炎熱的天氣,而是父親手臂所能彎曲的關節活動度。父親是演員,秋香是導演,而「我」是幕後的工作人員與幕前的觀眾。「我」帶領著讀者目睹這一件社會常見的,卻絕少有人以新聞報導以外的角度去書寫的風景。

作者的文字並不特別刁鑽或機智,但自成一敘說與觀察的角度。〈四十度的夏天〉講的雖然是父親受傷獲得理賠的故事,但刻劃的主角卻是作為導演的秋香。勞保黃牛是「壞的」。然而這個職業之所以存在,其實有更深層的理由,而不僅僅是勞保黃牛很壞,而受傷的民眾很笨這樣簡易的邏輯。透過對「我」父親手臂骨折事件的書寫,作者漂亮地拆解出了比起「笨」這個解釋更日常也更易引起共鳴的原因:保險的複雜性與專業性。

在此之外,「我」和秋香之間微妙的共鳴,也讓「我」既能共感於秋香,也能跳脫於秋香之外,提供了既遊於內復行於外的視野。

我對這篇唯一的疑惑是,醫院其實會記人。一直在醫院裡進進出出的秋香,是怎麼躲過醫師、護理師與志工們銳利的眼睛,裝成母親的呢?


補充資料:
文學獎》短篇小說獎二獎:四十度的夏天/北比
文學獎》短篇小說獎決審會議紀錄:更貼近灰色人間
勞保黃牛為什麼會存在?
【勞保黃牛】黃牛橫行 單親媽生計斷求助無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