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妳可以閉嘴不要吵嗎?《同在一個屋簷下》同志詩選爭議錄(下)

上次說到,在一切看似塵埃落定時,話題中心的陳克華掐準時機,從他那只有陽具的天堂屈尊現身人間。引爆了第二波憤怒的浪潮。那麼,他做了什麼呢?

陳克華畢竟是陳克華。經過歲月的淘洗,他的詩不僅不像越陳越香的老酒,更直接成了釀壞掉了的酒醋。過往的銳氣或許還剩下幾分,但剩下的那些卻僅僅是關於性別的尖酸刻薄(它甚至不好笑)。於是就在這部詩選安全過關的剎那,他在臉書上貼了這首「詩」:〈子宮肌瘤的午餐〉。

這首詩與其中隱含的厭女概念(「她們說話那麼大聲其實是害怕有人會質疑她們/還是不是女人?她們難道從自己身上還看不出來/子宮肌瘤是缺乏愛是不被愛的後遺症嗎?她們/難道從男人付帳的方式看不出來她們/她們到底為什麼會得子宮肌瘤嗎?」),立刻引爆了新一波的怒火。詩集作者之一的蔡仁偉看到此詩,宣布撤下授權。

 

在內有陳克華這個豬隊友,外有第二波炎上的威脅下。利文祺作了一個峰迴路轉的決定:撤下陳克華具有文學史價值的詩作。

事件到此(暫時)告一段落。

〈子宮肌瘤〉風暴發生的時候,我不在電腦前。所以可以想見當我回到家一打開電腦,跟上事件進度時的驚詫。這劇情堪稱峰迴路轉,精彩無比。

補遺(一):陳克華三部曲

在〈子宮肌瘤〉一篇曝光,引爆眾怒後。陳克華接著貼出另外一首詩,以男性疾病為主題的〈攝護腺肥大的晚餐〉。這首看似與〈子宮肌瘤的午餐〉分庭抗禮的詩,基本上只是把〈子宮肌瘤〉的句式換句話說,因此看過此作後的共識論是該詩只是想沖淡〈子宮肌瘤〉負面印象的一個嘗試。

(女人的子宮肌瘤是沒人幹,但年輕男人不會有攝護腺問題噢,他們老了才會有。只有老男人才會沒得幹,但那是因為他們不想幹他們的女人只想幹手機上的正妹才會出現的喔。如果他們想幹他們的女人的話那就沒問題喔。)(以及,陳克華宇宙中的女人大概都是靠男人養)

另外,由於此篇的時機實在太過恰巧,也不乏有人認為陳克華此詩是為了要給利文祺一個下台階。只是若如此,這台階也太慘烈。

 

6/18日下午約六點多,陳克華提出了「〈子宮〉一詩是組詩內第二首」的說法,並將所謂的「組詩」全文放上。八點多另外提出補充,指出「這首詩是未定稿,因為有人反應,被迫全部提早曝光。」

姑且不論此說真假(有誰知道他在創作這組詩,又反應要貼出來共賞呢?),或者組詩不從第一首開始貼,而由爭議性最高的第二首開始貼是什麼想法--或許是按照創作順序吧。〈攝護腺〉與〈痔瘡〉均標明為17日,〈子宮肌瘤〉則是16日。若如此,那麼被認為因〈子宮肌瘤〉一篇引發眾怒後才開始想要洗白,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陳克華在〈子宮肌瘤〉引爆眾怒後,第一反應是隱藏或刪除了該則貼文,而非澄清這是「組詩」並說明其創作理念。

常讀詩的朋友倒是說的很直接了當:「想蹭一波流量吧。炎上商法。終於又有瀏覽數了。」考慮到陳克華確實有炎上商法的施放經歷(〈想知道「厭女的我多噁心變態?」名醫:歡迎買我書來燒啊〉,三立新聞,20180905),此說或許是最中肯的解讀吧。

補遺(二):蔡仁偉與不具名編輯

在宣布撤回授權後,蔡仁偉聯絡了編輯團隊,告知對方他的決定。對方回以「沒問題,反正這本來就是我們『塞』進去的。」希望這句話不是公開告訴大家「選詩時,你必須考慮如何讓每個詩人感到舒服」的利文祺說的。或者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沒有被選上(或者自願掉隊),我們就不用考慮你舒服與否。

以及,以一本自詡有詩歌史高度的選集而言,原來裡面的詩是可以如此隨意輕鬆地『塞進去』又『拿出來』的。這著實也令人開了眼界。

補遺(三):利文祺也曾呼籲抵制陳克華

「我們不應繼續放縱文人以文學作為規避與牽拖。」這句話真是鏗鏘有力。

只可惜迴力鏢打到自己臉上了。

公平一點說,人生在世,大概很難不以今日之我打昨日之我吧。如何打,其實也是一門學問。

但還是很好笑。

說到該怎麼面對與討論具有開創地位然而同時也是歧視者的對象,elish提供了可供參照的他山之石:

  1. 說黑人天生低智商 DNA之父華森榮銜被摘光〉:PBS拍了紀錄片《美國大師:解碼華森》,製作人西蒙與史迪爾曼表示:「他在紀錄片中的論述完全且全然不符合我們的使命、價值與政策,因此必須與他劃清界線。」而華森所任職的冷泉港則辭退他並摘去所有榮銜。
  2. 我們這一代人的良知衝突──德國弗萊堡大學的「海德格教席」風波〉:作為當代思想奠基者之一的海德格,在其反猶思想的《黑色筆記》出土後,哲學家們要怎麼面對這個當代最重要的祖師爺之一,同時也是納粹德國的讚頌者?「這也是費加爾辭去海德格學會主席的原因──他閱讀《黑色筆記》後,被其中的反猶言論所震驚,他說他雖然能夠繼續閱讀海德格的思想,但是已經無法把自身放在代表這個思想家的位置上。

 

我了解作為「第一本只收錄同志詩」的詩選,編者會有的文學史使命感。不是不能收錄陳克華的詩,但如果要收,更應該負起責任向讀者解說此人的重要性,以及他在社群內外引起的爭議。顯而易見地,選詩者絕對不能因為「我就不可能在詩選中註明任何讓他尷尬的事情」以及「註明了只是讓陳尷尬並且恨我,然後讓你們這些讀者稱快。」的原因,就將囿於人情不敢批判一事美化成「我和他為了同志議題,可以暫時先放下讓人尷尬的過去,對我來說這是非常美好的。」而將所有持反對意見的人逕自打為「排斥和自己價值觀不同的姿態,不就是護家盟的姿態」復將所有反對者打成「道德魔人」。

因為你要知道。所謂的「同志議題」當然也包括了「女同志議題」。既然包括了女同志議題,又怎麼不可能沒有女權議題被囊括其中。而要是沒有這群對平權走火入魔的「道德魔人」,同志運動不可能有今天的豐碩成果。在「同志議題」中,平權與女權因此永遠永遠不可能是「次要議題」。而陳克華若非有幸遇到一個眾多平權人士同時拚搏的年代,他的詩作又焉知不會被束之高閣直到百年後才得發現?

補遺(四):相關討論收錄

補遺(五):下收

我們不是個草包國家
我們進步有知識 海納百川 包容萬象
第一個通過同婚的亞洲國家

我們有
財產總額5406萬的富家女與
4559萬的庶民
59歲的年輕男孩
62歲的國母 和
58歲的年輕男詩人

我們知道政治不只是政治
而文學不僅僅是文學
但為了大局
為了前輩
為了三年的辛勞
同在一個屋簷下
妳可以閉嘴不要吵嗎?

所以我不再說話了
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發出單音節:

#鄭重聲明這不是詩謝謝我不會寫辣麼高深ㄉ東西

摘錄讀者評論:

 

妳為什麼那麼生氣呢?
跳過去不要看就好啦!


你為什麼那麼生氣呢?
躲在櫃子裡不要出來就可以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