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香氛筆記:Jo Malone (2)

果不其然被朋友嗆說「你這樣還好意思說JM不是你的愛牌嗎」
可是就真的不是啊(委屈臉)

在寫完〈香氛筆記:Jo Malone (1)〉之後,親朋好友紛紛前來吐嘈我:「你這樣還好意思說JM不是你的愛牌嗎?」、「根本是展示櫃吧」、「 (點進去先被照片嚇到) 」……寶寶覺得委屈(爆)。

其實我也說不清楚我對JM是什麼感覺。不是最愛,也不是不喜歡。出了新香(有空的話)會好奇地去櫃上嗅聞,但也不到第一時間掏出新台幣下架。它每季每季的新香總是會引爆話題,偶爾感覺煩,但要是真沒有了,或許也會覺得有些寂寞。JM是定時出場的歡樂遊行,是我和香界(?)之間一條強韌的聯繫。它美麗夢幻的宣傳與文案,搭配上簡潔卻滿溢異國情調的香草氛圍,輕柔地搔抓著我的好奇心。

於我而言,它是香水界的莎赫札德,讓我攀著這個喜好,徘徊不去。

葡萄柚(Grapefruit)

說不清楚為什麼會買這支香。對我而言,它的酸香明亮銳利的就像是要立刻劃破我的掌心(為什麼是掌心而不是鼻膜?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支香於我而言,像是閃亮的短劍。)對我來說它非常純粹,葡萄柚就是它的信仰。

它缺少的是水感。酸香四溢,然而葡萄柚特有的汁液水感在此卻不見蹤跡。它也沒有葡萄柚回甘的甜感。背後的香根草與廣藿香,讓這支中性香水普遍獲得了偏陽剛的評價。

這支香有點年頭了,1992年首次出現,是由Jo Malone本人調製的香調。單純,卻歷久不衰的原因,或許在於它是極好的綠葉。這支不是我會單穿的香,因為如果只穿它,我總有一種下一秒就要被刀鋒邊緣割過的感覺。然而當它與JM的其他香水共舞,瞬間殺伐的騎士就成了溫柔的情人。

那可真是出色極了。

我雖然喜歡香水,但其實很懶得疊香。原因在於實在太難拿捏。儘管JM號稱是怎麼疊都可以的香水,但多一分少一分仍會出現致命的誤差。因此除了少數幾個配方之外,我大多單穿比較多。這些配方之一,就是「葡萄柚」和「忍冬與印蒿」(Honeysuckle & Davana),比例是一比一。

忍冬與印蒿 (Honeysuckle & Davana)

忍冬與印蒿是2018年加入常態香的新香水。蜂蜜與花香的比重相當得宜。

忍冬與印蒿是2018年新加入Jo Malone的香水。它的調香師是Anne Flipo。她在Jo Malone調的香水,我幾乎都沒試過。少數試過的幾隻,如羅勒橙花(Basil & Neroli)則讓我感受到一股微妙的掙扎。羅勒的氣味實在和飲食結合的太深刻了。儘管羅勒橙花的羅勒表現的更像是新鮮的葉子而非羅勒醬,但我依舊難以擺脫味覺印象。

但 Anne Flipo 在我愛牌阿第仙裡,可是交出了不少好東西。像是「尋找蝴蝶」、「金羽含羞」、「蝶舞紫蘿」等。這三支香對我來說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輕盈。

忍冬與印蒿微微地帶著這種輕盈感。忍冬花馥郁的蜂蜜與印蒿的青綠,讓這支香不至於過於濃郁沉重。它給我的印象,是午後暖陽下的蜂蜜茶。即便如此,在高溫炎熱的台灣,這樣的香氛怕是仍重手了些。看我猶疑不定,羽田的櫃姐鬼使神差地疊上了葡萄柚。

下一秒我就提著紙袋傻呼呼地準備登機了。

官網上推薦的疊香方式是加上英國梨與小蒼蘭,或是烏木與佛手柑。我很好奇,但實在不想嘗試。小蒼蘭對我來說已經很甜了,再疊上去會清新可人?烏木與佛手柑則是太過厚重,總覺得會像是給風箏綁上了鉛墜。

因應「忍冬與印蒿」的加入,法國青檸花(French Lime Bloosom)要停產了。這也是隻我覺得纖細可愛,卻始終沒有入手的香水。不知往後是否還有機會看到它呢。

黑雪松與杜松( Black Cedarwood & Juniper)

「黑雪松與杜松」是2014年「英倫雨」限量香水中的黑雨。調香師是Christine Nagel。

「黑雪松與杜松」這支香水,最早是2014年的「英倫雨」限量系列推出的黑雨。當時在好奇之下,買了分裝。結果四雨裡面,我最念念難忘的就是它。沒想到過了不久,它就成了常態香。

這支香沉穩安靜,儘管香材簡單,但層次安排的卻是極好。一開始是香料帶來的辛香,接續而上的是木質調的溫潤。此後它倆相生相伴,恍若共舞。

我其實不怎麼喜歡杜松。但在這裏面的杜松,出乎我意料的可人極了。香水背後的概念是午夜倫敦的雨。那種濕冷陰暗的時分,確實很襯這支香。因為它會在黑暗裡為你保有那一點點溫暖。

這支是我冬日的愛香。感謝台北冬日多雨的鬼天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