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筆記

香氛筆記:Jo Malone (1)

JM不算是我的愛牌,但確實有些我很喜歡的香水。同時香海戰術噱頭十足,於是長年累積下來,竟也不知不覺出現了一個巍峨的JM帝國。

Jo Malone不算是我的愛牌,但確實有些我很喜歡的香水。每年定期的香海戰術,讓人總是看了心癢難耐。於是長年累積下來,櫃子裡竟也不知不覺出現了一個巍峨的JM帝國。

我的第一支JM,不免俗地是廣受喜愛的「英國梨與小蒼蘭」(English Pear & Freesia)。還記得第一次聞到它時的驚為天人。然而,隨著時日漸長,我也慢慢地冷卻了下來。逐漸地它成了一支僅僅是好聞的香水。再然後,花王出了類似氣味的洗髮精,興沖沖地買來洗了,卻因為太常嗅聞而心生厭倦。

此後我再也沒有開過這支香,也很少想到它。直到昨天偷了個空,終於把翹得亂七八糟的頭毛稍作修整。沙龍的洗髮精聞起來竟是記憶中英國梨與小蒼蘭的氣味。

那時我想,啊,它其實已經不僅僅是一支香水了。不僅僅是一支隨處可見的、略顯矛盾的niche品牌大眾香。它或許可以看成一個時代的氣味記憶(至少在台灣)(你看市面上除了洗髮精之外,還有洗衣球、香水洗衣精,它簡直無孔不入)也說不定。許多人可能由此啟蒙,進入到他們的香水之旅。

英國梨與小蒼蘭(English Pear & Freesia)

Christine Nagel創作的英國梨與小蒼蘭,是廣受喜愛一支香。

儘管命名為英國梨,但所謂的英國梨其實就是西洋梨。而西洋梨呢,我一生人裡也沒吃過幾次。以我的偏見來說,大抵上是比想像中要來得軟與青的難吃的梨子(失禮)。但那股綠意在這支香水裡,與小蒼蘭的花香達到了一個堪稱完美的平衡。這是一款簡單明白,然而辨識度極高的香水。調香師Christine Nagel在2001年的卡地亞之水,也是一款簡單但經典的香水。她最近為我熱愛的作品,則是愛馬仕的黑檸檬。

英國梨與小蒼蘭據說受到英國詩人濟慈的《秋頌》(Ode to Autumn)的啟發。濟慈該詩為英語文學裡的名篇,以一種近乎物我兩忘的狀態描寫英國秋日鄉野。濟慈在信中告訴朋友「此刻這季節多美,空氣多好,一切剛剛好。真的,不開玩笑,朗淨的氣候,蔚藍的天空,我喜愛收割後的田野莫過於此,更勝冷綠的春天。收割後的田野看起來蠻溫暖,就像有些圖畫看起來蠻溫暖的一樣。星期日散步時,這景象深深打動我,為此我寫了一首詩。」英國梨與小蒼蘭的氣味並非承襲《秋頌》而來,但那簡單美好的精神卻全然一致。

橙花(Orange Blossom)

在我的橙花時期,JM的橙花是我的最愛之一。

這可能是我的第二支JM。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迷上橙花了,也不記得為什麼那麼喜歡這個氣味。橙花似乎不是一種討喜的香氣,朋友曾經告訴我,橙花對他來說聞起來就像洗衣粉。也有許多人似乎覺得橙花的氣味太過濃郁,令人無法呼吸。

可是橙花對我來說,聞起來是帶著一絲柑橘氣味的纖細白花。它讓我聯想到的詞彙是平靜。JM家的橙花,開頭是可愛亮眼極了的小柑橘酸香,花香緊隨其後默默冒出。橘子前花香後,大概是這樣的構圖吧。這款是款簡單,卻令人放鬆的香水。

鼠尾草與海鹽(Wood Sage & Sea Salt)

鼠尾草與海鹽也是我的心頭好。同樣是 Christine Nagel 的作品。

鼠尾草與海鹽這支香,也是JM家族裡很得我心的一支。它是我初入香門(?)時接觸到的第一支帶著鹹味的香水。因此相當受到震撼也說不定。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才學會分辨香水裡「酸甜苦辣鹹」所代表的氣味意義。它們與味覺是那麼香似,卻又是那麼不同。

一開始冒出來的是海鹽的鹹味。那樣的味道總是讓我舌尖開始分泌起唾液。接著是帶著一絲柑橘氣味的鼠尾草。這些氣味加總起來,竟然有種細微的砂塵之感。對我來說,它是一支靠近海邊卻又尚未真正入海的香水:在海洋與陸地之間,有一片點綴著漂流木的、偏白色細砂礫的海岸步道。周遭是常見的、耐鹽的海濱植物。

我非常喜歡這支香水。至今仍常單獨穿它出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