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第206塊骨頭│凱絲.萊克斯

其實我對女法醫類型的小說有點興致缺缺,對我來說,他們在影劇上的表現似乎要比紙本來的好上許多。因為影像分散了注意力,合理的讓那些專有名詞從腦袋裡流倘而過,卻又不會有「啊慘了我不懂所以在放空呢」的焦慮出現。加上我是從史卡佩塔開始接觸這類型的。剛開始新奇有趣,且不乏佳作,到後來就疲乏了,幾乎有點想問有哪一本女法醫類型的小說裡面沒有寫到法醫被攻擊的?我記得我對某本史卡佩塔發脾氣的理由就是這個。總是有兇手要殺法醫。這些人智商是有多低啊,難道不明白死了一個法醫還有千千萬萬個法醫。另外加上那些混亂的情史。種種的因素讓我對這類型實在沒什麼動力吃下去。不過基於本人的大嬸性格,我還是手滑的報了這本(掩面)。

這可能是我第一本萊克斯,我不是很確定。他筆下的女法醫其實也就是那樣(根據雷斯里的情報,似乎是我剛好碰到他被綁架)。本書的開頭就明白清楚的標示了唐普被-綁-架-了(嘆氣)。然後接著開始回頭描述一連串案件,穿插著唐普脫困歷險記。但跟我之前讀的女法醫小說專注在某件連環殺人案,主要對付一個身份不明的變態兇手不同。唐普的這些案子其實都非常分散,而且相較於連續殺人事件,是更常見(所以兇手也沒那麼病態)的刑事案件,包括一個陳年失蹤案與一件可能的連續謀殺案,後者的受害人主要是老婆婆。此外,還有從湖裡撈上來的不知道幾年前的死人骨頭(這個詞用在這邊真是…..恰到好處←喂)等著唐普去見識。

當然裡面還是有連續殺人的部份,但說真的就沒那麼獵奇,比較平凡比較日常(天啊日常用在這邊實在是….),也因此相對比較不讓人生厭(讓人憤愾的程度則是不相上下)。我想我比較喜歡這樣的書寫方式,一樣有情感激昂起伏的部份,但沒有那麼戲劇化。

在(慣例的)感情部份,唐普有個想重修舊好的前男友萊恩,但兩人目前還是在曖昧狀態。唐普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再和萊恩在一起。同時間他另有一個有好感的對象。再來是有個前來指控唐普專業處理有問題的律師之前似乎也對他有意思。女法醫類型的這個部份之前也讓我覺得很受不了。但現在想想,可能是因為我不習慣女角這樣大剌剌的去講述對他有意思的男角?這個就是性別角色有意思的地方了。什麼是真的讓人厭煩的,什麼是因為不習慣而讓人厭煩的,有些時候實在很難劃定。但開始把它想像成姊妹淘之間的閒聊時,突然之間也就沒那麼討厭了。

本書最亮眼的部份應該是萊克斯透過一連串的案件所欲探討的鑑識技術、職業道德,以及與之相關的刑度議題。如果連專業技術人員都會受騙,而科學技術日新月異卻不一定能保證毫無誤差,那麼,不具專業技術的人們要怎麼判斷證據的真假呢?專業人員的可信度又該如何被考評?以上種種都牽涉到刑度的考量與判決的公正。萊克斯由執業人員的角色出發,將這些問題巧妙的書寫成「實例」,讀完之後確實會讓人去思考許多事情。萊克斯很正面,他雖然憂心,但仍保有科學人的務實,呼籲執業人員應該要更小心謹慎的對待自己的工作。我的電波負面一點,闔上書之後,我想到的是一個社會能投資多少到個人的身上?因為預算不夠所以東減西減,導致法醫處預算不足,無法聘用合格的檢驗人員或購買設備,間接的造就了證據的不公正。但我們永遠不可能有足夠的錢來買齊所有的設備、備足所有人才,照顧到所有的人。總是有人受到剝削,才有人受到保障。一個烏托邦是可能的嗎?或者人人都搶著當剝削者而害怕成為被剝削最多的底層,這樣的動態平衡本身已經是人類所能找到的最佳解?想著想著心情又有點黯淡了。

回到書上。這本因為布局太明顯了,所以最後的結尾其實也沒有出乎意料。但整體說來是蠻好看的(除去那些人類學專門知識之外,那邊我都在放空,我承認。)艾日說這個作者的另外一本書,《骷髏之詩》,是把女法醫公式降到最低的一本小說。記在這裡,改天找來見識一下非典型女法醫小說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