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筆記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東野圭吾

儘管我不太喜歡兩千年後的東野圭吾(誰叫他老是熱愛讓角色們在情感這方面進行極限運動),但曾經我也是,呃,半個(?)1/3個(?)東野迷(噢至少是看到他的書會讓我小開心一下的那種迷)。所以對於如今跟他走到這個地步,我心內也是覺得無限的遺憾(夠了你)。幸好這回讀的《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是1986年的老作品,那時的東野還沒發現人心竟然如此的複雜而執著,因此對於個性單純思想純潔的我來說,是個親切的玩伴--就這麼說吧,我喜歡這本書。

《白馬山莊》一開場也是個老梗。幾幕展現了過去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刑案的暗示,接著是一個新的展開:菜穗子跟朋友去了山莊,目的是為了解明菜穗子哥哥公一去年在此自殺的真相--菜穗子怎麼也都不相信公一會是自殺的。該山莊原先是富人的別墅,蒐藏了一些鵝媽媽童謠的壁飾,因而被稱為鵝媽媽山莊。英國籍的遺孀將之賣/給了現在經營的老板,才成為旅館。由於地處偏遠、人煙稀少(大概吧),故而聚集了一群每年都報到的客人。菜穗子相信殺死公一的客人就在這些人之中。

菜穗子與朋友到達滑雪山莊之後,遇見了每年定番的客人。之後不出所料的出事了,某個客人死亡了。警察出現了。而菜穗子與朋友在客人之間逐步打探出過去的一些事情,發現山莊已經連續三年發生意外死亡--喔拜託你當然不會相信這個的吧,偵探小說裡一開場就出現的連續數年的意外?菜穗子跟她朋友也不怎麼信這個,接著便展開了調查。不過說是調查,其實他們的步調頗為悠閒。有些時候我覺得甚至有些過於悠閒了,很想把頭探進書裡問「這樣拖拖拉拉的,真的可以嘛?」

喔對了,不管書背跟你說了什麼,《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都不是一本鵝媽媽童謠殺人小說,它是鵝媽媽童謠暗號解謎小說。鵝媽媽童謠在裡面被作為暗號而使用,目的是尋寶。這一點其實蠻有趣的。但我看試讀本,有些地方標點似乎錯了,因為牽涉到解謎的關卡,不知道正式出版時是否已經改過來了。另一個很有趣的點在於他捨棄單一(名)偵探的設計,改以複數代替的部份,但這個要講好像得拉很長,先算了(喂)。

然而…….就當我心滿意足的準備要結束這本東野時,他就精準的踩到我的雷了(該說真不愧是東野嗎?怪了我記得以前我沒這麼常被他炸到)。因為他在最後讓一個女性角色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開始覺得女人很恐怖。」彷彿這一切的悲劇都是因為裡面的女性而造成。但是老天爺,見死不救跟動手殺人的可不全都是女人啊!雖然有點武斷,但我覺得若是女作家來寫這個故事,他肯定不會讓女性角色吐出這句話,至少也會表達一下理解的同情或某種驕傲式的感佩,而非那樣赤裸的恐懼。說到底這整件事情基本上跟男人女人都沒什麼關係,要也是人類好恐怖。而一想到這整個「好恐怖」的故事都是出自一個男性作家之手,我才想說男人好恐怖咧。馬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