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胡士托風波

Photobucket
  去看了胡士托風波。因為先前在電影院看預告時被那樣的氣氛給攫住了,於是一心期待著這是一場帶著我 這不是講音樂節的故事,是講汽車旅館兒子的成長故事才對吧。不過我好喜歡片裡面那個打過韓戰的扮裝男,很神奇的冶兩性於一爐。聲音超man但體態動作怎麼看都是女的,嗚喔(鼻血)
對旅館兒子的同志傾向點到為止,但做的還不賴。迷幻藥的段落真是看了也好想喀(喂)開頭的配樂有兩段吉他刷弦(?)很好聽,我超喜歡(淚),到了後面,音樂節開演,音樂性反而減弱了。感覺起來,這樣的手法似乎隱隱然的揭露了音樂節背後資本主義/嬉皮的相合與背反。
看著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感覺好溫暖,但接著必來的挫敗與毀滅於是更讓人心碎。
那麼多人聚集在一個小鎮上,帶來的除了愛與和平外還有金錢利益。「金錢」在本片中一直是一個重要的主題,從一開始的汽車旅館貸款問題,促使兒子承接音樂節的舉辦,到中期原本大力支持的農場主人,因為有利可圖而獅子開口,乃至於舉辦途中砸錢不手軟的嬉皮,最後兒子與父親發現的母親的秘密,皆與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另一方面,嬉皮的氣氛也的確使得一些東西改變了,無論方向的好壞。小鎮的居民厭惡來亂的陌生人,小鎮的生意人樂翻了天,最後竟也開始加入冥想的行列。路邊的警察被感染了,旅館一家人也不例外。那樣的改變儘管微小,卻也確實的留下了什麼。
剛看完這部片時我覺得有些悶。因為預期的是一場六零年代的狂花饗宴,一場盛大的夢境,召喚出我來不及參加的過去。但開始紀錄想法時,才覺得這樣的方式也許是好的。畢竟再盛大也盛大不過當時,而與其召喚出一個亡靈,不如對大眾提出一個新的(?)觀看方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