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尋找松露的人/古斯塔夫˙索賓

coverImgXL1111TT015.jpg

  「或許,我們愛上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他與生俱來的一種深度、一種距離。或許是他身上令人感傷的特質m或是他未曾撫平的一面,使他更加誘人。﹞


  用地下換取地下的。以深藏的□色菌絲換取已被埋葬的□色髮絲,重溫過往美好時光的誘惑是那麼難以抵擋,更何況當你要做的不過是尋找松露,悶著,然後作成炒蛋讓芬芳的氣味深入你的味蕾,挖掘再深不過的美好回憶就像你過往將松露拉至地面,松露一般將你的夢境、你的渴望、你的欲求深深的崛起。茱麗葉塔的形象冉冉上升,一如尋獲松露後那陣陣傳來的芳香。
  我沒吃過松露。甚至沒看過它真實的樣貌,觸摸過它備受讚譽的飽滿肢體。我對松露的姿態、印象、口感、回憶都來自於固體化的樹漿。漿汁飽滿,承載了過重的鉛字緩緩的跌落成書。而隨著這些鉛字整齊的落入人間,作者的思想也就被固定在□色的十字架上,任憑千翻百揉,任憑撕毀沒落,任憑人採摘入舌,直到化出濃郁飽滿的松香。
  印象中的松露,印象中的味道。那有如茱麗葉塔最後的形象。愛情是個最讓人不解的謎。終究是所愛上的或是所習慣上的?終究他而非他之時愛情是否長存?愛人逝去的時間越長,會不會越來越覺得一切的愛戀都源自於投射的想像。愛情太短,遺忘太長。然而若倒過來呢?記憶是終極的棲身之所,逝去的靈魂無法填滿缺乏的空洞。
  語言是藉以定位的錨。追尋失落的語言像是在尋寶,而那最終是對於自身的渴求。失去了希望,目見皆無光。透過語言尋回記憶,透過死亡而喪失記憶。茱麗葉塔因為胎死腹中而失去希望,卡巴薩因為失去茱麗葉塔而導致瘋狂。
  「松露是夢境的藥引,夢境是他思念唯一的途徑﹞,思念,是他永不放棄的追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