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書隨筆

日書:2005/6/22│與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村上是我在國中時才開始讀的小說。那個時候伍佰的挪威森林已經流行一陣子了,想讀村上,卻又怕媚俗(現在想起來,那個年紀會有這種想法真是有趣)。因此隨意的挑了一本《聽風的歌》。卻沒想到從此一頭栽入村上之中,無法自拔。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已經忘了是第幾本村上。不過約莫記得是在看完《挪威的森林》之後不久。因為閱讀順序的關係,所以看來故事有點重疊。但是這裡面還是有著什麼深深的吸引著我,雖然並不強烈。

今天在雪可屋,出於一種莫名的氣氛,我將它再次的打開。默默的閱讀著一字一句,我突然懂了。懂了到底是什麼觸動了我。懂了那種莫名的氣氛。

我想跟心情也有關係吧。晚上的心情老實說不太好。脾氣是來的快去的也快,但是卻會留下令人不快的餘味盤旋不去。我把自己塞進雪可屋的小小隔間內,拿起日文,卻啃不下去。拿起小說,雖然是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的情節,但這次的閱讀,卻有一點特別的感覺。

也許可以說,因為這是第一次,感覺到與書中的主角是如此的接近。想法與某些心路歷程。精準的文字像是嫻熟的手術刀,劃開表層直達深處。

眼框紅了。可以說是莫名其妙,也可以說是理所當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