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我是偶然發現這個頁面的,數位版的愛麗絲點了個鍵,跳進了空白的兔子洞。

雖然它應該是用來自我介紹的,但我的自介已經寫在邊欄,好像也沒有什麼必要再次重覆。至少我這樣覺得。那麼,來說些什麼呢?既然都使用了兔子洞作為譬喻,那麼好像應該要擺一些適合掉到洞裡的人觀看的事物吧。

說是這樣說,我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值得擺出來的。那麼就先把幾乎看不到的背景圖放在這裡吧。我這樣想著。其實也不太懂為什麼自己非得要上一個幾乎看不到的背景圖。

真的要做自我解析的話,那大概是我在說,親手拍攝的照片不僅僅是照片,還是自我記憶的解碼。這些記憶是構成自身的重要依據,儘管那些是連自己都說不清的。於是幾乎看不到的背景圖,與敞開寬闊彷彿一無所藏的文字共同構成了某個折返人類自身的隱喻。

幸好(或者無奈)的是,一切的一切,終會在成為遺跡後徹底消失。喜怒哀樂,「無非星辰與鏽跡」。

發表迴響